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禅悟小说二题


□ 闵凡利

真 佛

从前有座山,叫悬心山。山很高,山顶都高到云里去了。山腰上有座庙,庙不大,也不新,看样子是有些年岁了,门上的朱漆都老黑了。庙里有两个和尚,一个老一个小,老的有很大岁数了,胡子都老白了,白得很长,都长到老和尚的胸前了。小的呢没多大,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眉朗目爽的,很清秀。
每天天一亮,老和尚就领着小和尚做早课。早课就是诵经。念九九八十一遍的阿弥陀佛。念的时候,小和尚敲木鱼,老和尚敲磬。小和尚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敲着木鱼,梆梆梆梆……只不过这梆梆之间的响声的间距是均等的,木鱼声就显得是那样的祥和。老和尚的磬就敲得非常的轻松。一个佛堂里就都是祥宁和虔诚的声音。老和尚就很满意。老和尚闭着眼,享受着这份安宁,这份幸福。
小和尚的木鱼也不是回回敲得这么稳当,有时小和尚心里不高兴了,木鱼声就敲得没了章法,不光急,还乱,躁杂杂的。老和尚虽然闭着眼,可心里却看得清清楚楚,这是心里有事呢。心里没事哪能敲这样的木鱼呢。一定是有事,或是心里不高兴。老和尚就在心里叹了声。哎!当然,老和尚这声叹息不出口。他是师父。师父是不能叹出口的,老和尚一大把年岁了,这个,老和尚懂。
这一天,小和尚在做早课,木鱼又敲得没有章法了,不光急、乱,还有着一些怨气,好像心里有多少委屈和意见似的。老和尚睁开了一只眼,一只眼还是微微睁开的,老和尚看着小和尚在看着自己的草鞋,草鞋的鞋底都烂了,而系在脚面上的鞋带却完好如初。老和尚知道这是小和尚这段时间天天下山的缘故。下山是化缘,是去善良人家收获善果的。老和尚知道,凡尘有很多播种善种的人,种子种了,如若不收,那善人们的所种和心血就都随水而逝了。这是一种罪过。这是对善人的亵渎,这是出家人的失职。老和尚就望了望庙门外的路。路是山路,陡陡峭峭,弯弯曲曲,漫漫而迢迢,这是通向下面镇子唯一的路,是庙门走向尘世的路。老和尚知道这条路不好走,其实,世间的哪条路是好走的呢?好走,我们就不会来当和尚了。老和尚就叹了一声。当然,老和尚的这一声叹是叹出声的。
老和尚说:哎!老和尚就重重地敲了一下磬。
小和尚抬头看了一下师父。师父还是闭着眼诵经。小和尚又望着自己脚上的草鞋,小和尚知道师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那点心思。师父过的桥比我走的路都多呢!小和尚就开始老实地敲自己的木鱼了,梆、梆、梆……
做完早课,用完斋饭。小和尚又该像昨天一样,下山化缘了。小和尚有点不想去,收拾得有点慢慢腾腾的,老和尚望了一下远方山下烟雾缭绕的村镇,说:该下山了。
小和尚说:师父,下山这段路太难走了!
老和尚知道小和尚为什么这么说。庙门前的这条路真的太难走了,作为出家人,能有一条路让走,这就是福了,小和尚小,有很多的事他不懂,他这么大的年龄能懂什么呢?除了知道路不好走,还能知道什么呢?老和尚明白。老和尚明白现在还不能向小和尚说。说了,小和尚的木鱼会一辈子都敲得没有章法。一次两次三次木鱼声敲得急乱没关系,如若一辈子的木鱼声都敲得没有章法,那是罪过啊!老和尚不敢想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