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民眼中疾病的分类及其“仪式性治疗”


□ 杨善华 梁 晨

  摘 要:农民眼中疾病的分类和治疗与现代医学对疾病的理解有所不同,他们所处的经济与文化环境塑造了他们的疾病观和治疗方式的选择。面对农村相对贫困和医疗资源相对匮乏的环境,农民理性地把疾病分为可以治愈的“小病”和命定的“大病”。由于正式医疗系统不能完全满足农民的需求,而在社区情理中“治疗”比“治愈”更为重要,于是农民会向以“大仙”为代表的非正式医疗系统求助,这就形成了“仪式性治疗”。“仪式性治疗”集中体现了医疗作为社会伦理表达的意义,对家人的“治疗”的表达不仅是对家人的交待,更是对乡土社会中固有的“社区情理”的交待。由此可见,在医疗这个层面上,国家力量目前对农村社会的渗透仍然是有边界的,以正式医疗系统为其物化代表的现代医学与以非正式医疗系统与其物化代表的民间医术(包括巫医)之间的较量其实还远远没有到完结的时候。而在“仪式性治疗”背后是农民面对生活时冷峻的理性。
  关键词:疾病观;仪式性治疗;乡土伦理
  中图分类号:C912.8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3-0082-07
  
  作者简介:杨善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梁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 (北京 100871)
  
  
  一、 问题的提出
  在医学社会学看来,健康与疾病不仅仅是一个医学的概念,它所描述的也不仅仅是人体器官的一种功能性与器质性的状态,它还应该包括人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人们的社会行为取向及其方式对他们自身身体状况的影响(注:王召平、李汉林:《行为取向、行为方式与疾病——一项医学社会学调查》,《社会学研究》2002年第4期。)。医学社会学把疾病分为两种:疾病(disease)和患病(illness)。疾病是一种负面的躯体状态,是存在于个体的生理学功能异常;患病是一种主观状态,个体和心理上感觉自己有病,并因此修正自己的行为(注:[美]威廉·科克汉姆:《医学社会学》,杨辉、郑拓红等译,华夏出版社2000年版。)。现代医学关注的是在对疾病的病理学、病因学解释下的疾病,而农民关注的则是具有更加丰富的、侧重于社会学意义上解释的患病(注:高永平:《现代性的另一面:从躯体化到心理化——克雷曼的医学人类学研究》,《国外社会科学》2005年第3期。)。
  “患病”作为一个农民认知层面的观念,历来受到他们所置身的社区环境经济和文化发展水平的制约。在农民心目中,什么样的病是大病,什么样的病是小病,也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变迁而变化。当我们去考察农民对疾病的分类时,会发现他们对“患病”的判断和态度实际上和现代医学对疾病以及病因病理的看法是有差异的,在有些地方,这样的差异还很大。农民观念中的“患病”与“疾病的分类”自然会影响到他们对治疗方式的选择:有了病治不治?怎样治?归根结底,农民的医疗实践也是受到农村社区的经济与文化发展水平制约的。在这个意义上,考察他们的实践与考察他们的观念具有同等的重要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