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养花十记(续)


□ 花 颂

养花经年,我自觉是属于低档次的。古往今来,多少文人墨客借花言志,托花寄情,留下来无数锦绣诗文。比如屈原有《橘颂》,有“沅有苣兮澧有兰”,有“米风转蕙,汜崇兰些”。陶渊明则毫不掩饰自己对花的倾心,写出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写出来“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即若有着强烈忧惠意识的杜甫,说罢他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后,也还,也还悄然写了“黄四娘家花满溪,千朵万朵压枝低”。李白活得比他潇洒,酒足饭饱之后,想的是夫上的仙女,“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纤纤素手拈着粉红的芙蓉,接他老人家上天去了。古来山西籍诗人们,如唐代的王绩、王勃、王维、王之涣、白居易、柳宗元、温庭筠、聂夷中等,咏花诗也比比皆是。唐宋有几百个词牌,个中以花为名的数不胜数。比如“木兰花”、“斗百花”、“采莲令”;再比如“一丛花令”、“桂枝香”、“蝶恋花”、“秋蕊香”;还有“梅花引”、“一剪梅……”
毛泽东是独喜梅花,一曲《卜箅子·咏梅》‘几乎唱绝了一个时代。郭沫若是现代文坛泰斗之一,可惜老来太精明,写下不少糊涂篇什。他是肥盲花赞尽了的,却一句也难能传下去。
我对花的情趣,倒有点与郭老相似。开始时,我对花卉绝少选择。只要弄将来,必然精心养护,一无偏爱。我想它们在印证自己的生命力肘,一样地经过了艰难的挣扎。不管是种子萌发,还是插枝再生,都要适应人世间诸多烦杂。一粒小小的种、株嫩嫩的枝,只为了要生长出来,苦也吃得,累也受得。纵然经不起狂风暴雨,却也免不了冷热饥渴。它存在,仅仅是供人观赏——花儿是有献身精神的。
于是,一家人的趣味,在于莫让花卉受了委屈。适时浇水,适时施肥。只是不忍心剪枝。一剪子下去,咔嚓广声,心头便是一阵颤栗。
春天,我们着花芽怎样顶破土壤,一星儿一星儿地长高了,长绿了。夏天便看花骨朵怎样腼腆地露出七色云霓来,一丝儿一丝儿地开放。朱顶红、仙人球和夜来香的花蕾,是能眼见着突罗突罗地张开来的,一眨眼便放大一圈,一眨眼便放大一圈……
至于在寒冬里开放的花儿,那简直便尽奇迹了。年关时节,朵朵鲜花绽开来,那是一种怎样的喜悦啊!花是点缀。花是精灵。
梦似花。花似人生。
花说

颂花是讨嫌的,文人们将花喻为女人,唱它赞它或许会惹一些麻烦出来;再者,古今诗文已将好话道尽,再要絮叨,索然无味了。
可是养花几十载,得了些微诀窍,不说出来,只怕得罪了花神,把美妙移往别家去了,岂不可惜?
譬如燕子掌,竟是和我一姓。它的索取,实在是太少太少了。盆底放一撮蹄片,两年的肥都有了。即令夏季,三五日浇一次水,它同样精神抖擞。燕子掌的躯干,是壮实有力的。支撑了一树绿叶,厚厚密密,一个个犹如饱学之士。我想那叶片实在精明,能将点滴水肥尽行吸收消化,充盈了自己,且又活得含而不露,经久不衰,是任何浓花艳草都比它不过的。有一天妻告诉我,电视里有燕子掌开花的奇事,我不知她是否看错了。燕子掌又名景天树、脆枝海棠,我却不愿给它更名。我也不愿它开花,生怕将厚叶盖了去,便少了它原来的风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