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80后”


□ 伊 沙

  前几日,在电视上看到洪晃跟人煞有介事地讨论“90后”与“80后”的比较之类的话题,联想起“90后”这个词正在日益频繁愈加密集地见诸媒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信号:“80后”该退场了!
  
  前几日,在电视上看到洪晃跟人煞有介事地讨论“90后”与“80后”的比较之类的话题,联想起“90后”这个词正在日益频繁愈加密集地见诸媒体——我意识到这是一个信号:“80后”该退场了!就像十年前,上个世纪末,“70后”这个概念对那代人来说刚发明出来不久,直到卫慧、棉棉的突然畅销,才从评论家的口中走向社会。但说完就完转瞬即逝,因为社会已经在“80后”的名头下很快便找好了韩寒、郭敬明这两个人。现在该轮到“80后”了,“90后”的垃圾人选一旦找好,包装完毕推向市场(恐怕这一切早在进行中),你就玩蛋去吧!玩概念是以追新为驱动力的,所以就这么残酷无情,所以,笔者在此谈论“80后”恐怕已是最后的“80后”,是“80后”的青春祭,再不谈就没机会啦。
  需要申明的一点是:笔者在此谈论的只是作为文学现象(一种青春文学或非文学的现象)的“80后”,其他方面和更多的背景不作涉及。即便如此,有一种时代性的尴尬将不可避免,那便是在今天不论你谈什么都要从垃圾谈起,因为往往垃圾才是你通达读者的重要媒介——有时甚至是唯一的。顾彬说卫慧、棉棉是垃圾,那是因为他还没有尝过韩寒、郭敬明这两个,就让我从这两个人说起。
  2006年,我等一彪诗人与韩寒曾有过一场网战,起因是网民共戏梨花诗,韩寒顺从民意适时向那位妇女同志踏上一只脚,并借此发出癫狂妄语:“我的观点一直是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的,现代诗这种体裁也是没有意义的。”“我觉得现代诗的最多价值只能作为歌词的一个小分支存在。既然没有格式了,那有写歌词的人就行了,还要诗人做什么。”——此言一出,诗人们群起而攻之。回想起来,笔者当时也是义愤填膺破口大骂!其实这只小奶嘴聒噪什么,我本从来不听,他不天天在那儿搜寻着公众关心的热点话题,再来点简单逆反思维外加童言无忌吗?谁有兴趣搭理他?只是当时我意识到:这个无知的小儿说出的是广大愚众的心声,具有一呼百应的效果,继而会形成一种可怕的“灭诗”风潮,使得这个民族的文化嘴脸变得更加丑陋不堪,便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记得在当时的帖子里,此子大言不惭道:“从上学开始我看见图书馆里的现代诗集就是这观点,永远不会变了。如果数学习题册像现代诗集那样排就好了,打草稿的地方全有了。在我所有的小说里,每本都不忘要讽刺现代诗一下,然后自己写一首,还真有没看明白的读者以为我喜欢现代诗。”——真是大言不惭啊!他竟将他的“长作文”称为“小说”?就算“现代诗”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长作文”也不会直接等同于“小说”吧?有一次遇到韩寒的一个老粉丝(说“老”是因为年龄着实不小了),我质问这个还算懂文学的老韩粉道:“他写的那是‘小说’吗?”老韩粉明显心虚闪烁其词:“我不看他的小说,我喜欢的是他的杂文。”我再异议道:“那是杂文吗?是博(客)文吧?”老韩粉额头冒汗道:“也许我喜欢的并非是他的文字,而是他这种敢说话的精神。”——在那次网战中,笔者曾有言道:“这是时代这个富婆所包养的一个小面首。”今天我想说:他还是性商店里一个敢于说话的充气娃娃,一些老哥哥将它买回家去可作自慰之用,他们年轻那会儿没赶上好时代,憋屈了一肚子话,想说又不敢说,这个充气娃娃奶声奶气地替他们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