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坚持一种可能


□ 雷启立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经济自由主义以个人和社会的需求和欲望为动力,摇发展主义的大旗,为市场经济、私有化和经济理性鼓噪呐喊。像是一块巨石从山顶加速滚下,以经济的发展来解决社会和政治问题,以对金钱财富的持有来面对人生的本质意义,这样的观念和做法已然操控着我们的生活。专家学者,教授大师,当然可以端坐于象牙塔,但学术也可以是为人生的。有没有可能查探一下那无止境的欲望之源,可不可以把那块西绪福斯的石头掀回山顶去?不要亦步亦趋于资本主义理性的鼓点,在道貌岸然的发展主义的呐喊鼓噪声中吹一通唢呐唱一曲民谣,新的可能或许就会悄然出现。
  许宝强的《资本主义不是什么》就试图作出这样的努力。从书名旗帜鲜明的态度大致可以领略到作者不妥协的思想气质和文字风格。书的前半部致力于与化约的“资本主义”系列观念的“风车”作战。他的工作从揭开了所谓“自由市场”的神话开始,开篇就是“反市场的资本主义”!借用卡尔·博兰尼(Karl Polanyi)令人信服的研究,许宝强重新“呈现”了资本主义发源地英国的“自由劳工”市场在十八、十九世纪形成的历史过程,进而重申,所谓的现代和文明的进步,是在血腥暴力和政府立法的刚柔并济的联合绞杀中起程,并不是自由竞争的结果。“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核心正是生产要素(劳动力、土地、资金)的不完全自由。”当竞争进入垄断的阶段,“国家干预”已经成为资本主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天从国内到国际的所有人们看得见的事件更确凿地证明,“一切垄断都是以政治为基础的”,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国家”干预,而是问“谁将是国家干预的直接受益者”。因此,他非常明确地指出,所谓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其实不过是一种措辞。按照流行的观念,产权是否私有是区分资本主义或者社会主义的分水岭,清晰的私有产权又有利于技术的进步和经济效益的提高。因为著名的高斯定理指出,如果产权界定清晰,无论谁属,在没有交易成本的情况下,理性人之间的自由贸易会达至有效益的境地。对此,许宝强耐心地指出,那不过是一种“迷思”。一般情况下,企业经营好坏利润有无的依据来自于会计的财务报表。但会计是什么呢?会计并不仅仅是狭隘的成本效益的计算,而更是用以包装业绩报告,改善公司对外形象的专业器具。用福柯的话说,会计成为一种现代权力的技术,在以一种现代的方式将经济过程显现的同时,也改变和规制了人们对于经济的看法。不同的会计方法会产生不同的利润计算结果,而不同的会计结果对公司的上层、一般员工、政府等方面来说,意味着不同的后果。产权私有造就的企业理论上的股东并不能控制企业,真正对企业拥有生杀大权的是企业的高级行政人员。泛滥于当今中国上市公司中的假账问题和股价的非正常运动并不是由于中国的特殊性——而只是表现得过于极端,管理层侵犯股东权益的情形在西方经济领域并不少见。经理层的权力不仅来自于监管的失效,更来自于对私有产权无法界定的“剩余权”——这可是有法理的。西方理论界——中国人一向信奉的——已经对此有过研究,谓“经理控制论”。当然,股东可以解雇经理,但那是大股东,机构投资者。那么,所谓对私有产权的权利和好处的呼唤只是为大股东、机构投资者和高级经理人更合法地敛聚财富,为把那些巨富们更高更快地耸入金字塔尖张目罢了。所谓产权私有会带来经济效益和技术进步云云大抵也只是个幌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