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中的身体需要新的哗变


□ 鲁太光

  与1980 年代“文学与身体(性)”的关系问题成为热点一样,今天“文学与身体”的关系问题再次升温。不同的是,1980年代“文学与身体”的关系之所以成为焦点,是因为身体长久缺席后浮出地表带来的震惊感和新奇感。而今天“文学与身体”的关系之所以引发人们关注,却是因为身体在文学中“过度使用”,导致“审美疲劳”。
  “学术领域反思自身的一个方法是回顾自己的历史。”这一观点越来越成为学界共识。“再现”身体在新时期文学中的发展,有助于理解我们的判断。新时期伊始,身体在文学中的出现带有强烈的“感时忧国”色彩,因为此时身体的出现标志着人性主义和启蒙主义的复苏,所以身体展现的文学一半是“肉”的挣扎,一半是“灵”的张扬。1990年代前后,以“私人化写作”为先导,身体脱离了宏大叙事而专注于私人经验,逐渐确立了自我。之后,伴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和消费主义弥漫,身体再次离开自身,开始演绎欲望的神话,其极端是“身体写作”。此时,金钱捕获了利比多的“芳心”,并最终将其变为纯粹的“工具”,游戏与娱乐的工具。
  寥寥数笔,已呈现身体在文学中的“无主题变奏”。但令人忧虑的不是这种“变奏”,而是“变奏”之后身体在文学中的“过度使用”。因为上述“变奏”虽“无主题”,却有迹可循。而今天身体在文学中的使用越来越无意识,呈现出一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状态。
  按理说,身体是人类最原始隐秘的文化载体,而文学又是人类发掘民族魂魄、探究自身奥秘、拓展审美之维的重要手段,因而文学与身体“联姻”应是一次意义深远的情感、思想、精神之旅。遗憾的是这样的探索却没有深入下去,只是“到身体为止”。因此,我们认为文学中的身体需要新的哗变,因为与民族魂魄无关,与人类精神无关,与审美活动无关,甚至与叙事无关的身体,的确太过沉重了,而且是无意义的沉重!
  
   ——文学中的身体需要新的哗变·鲁太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