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针不见血


□ 周建新

  1
  县长失踪了,失踪得很彻底,彻底得司机和家人都不知去向。整整一周,没任何消息,县长夫人从市里赶来,哭得眼如烂桃,泼死泼活地向县委书记丁亚伯要人。丁书记也是一头雾水,县长向来中规中矩,为人办事,有板有眼,出门考察,没不打招呼的时候,这一次,咋就忽然不见了呢?
  和县长一块儿失踪的,还有县长的秘书,找他俩的电话打出该有一万次了,手机始终无法接听。于是,各种揣测、谣言平地而起,流窜到县城的每一个角落。
  一周后,秘书疲惫地回来,同时带回一个惊人的消息。县长承受不起工作压力,心理崩溃了,丢下一直陪着他的秘书和一纸辞呈,便不知去向。县长夫人也崩溃了,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哭天抹泪地离开了无虑。
  事发突然,市里没个准备,虽说同意了县长辞职,却没明确谁带班,也没派人来。县里炸开了锅,那些部门和乡镇一把手捋胳膊卷袖子来了劲儿,市里再往无虑派县长,不把他选回去,也得揉搓死他,无虑的县长就得无虑人干,这是必须的。他们之所以如此情绪激昂,都有自己的小六九,腾出一个位置,就能串上一大串儿,有人能提拔,有人能挪到好部门,真的再派个县长来,路都堵死了。
  谁有资格当县长?不是县委副书记张井泉就是常务副县长王必干。别看他们俩稳稳坐在办公室,不动声色,暗地里却较上了劲儿,谁都不想丢掉这个机会。他们俩可不像前任县长,事必亲躬,累得要死。他们对无虑驾轻就熟,成堆的人鞍前马后效劳,会干得很滋润。
  两个人的嫡系剑拔弩张地到处拉票,一时间,县城里的大小酒店顿时火爆起来,酒桌经常被信誓旦旦的人围着。
  没有县长的日子,县里像塌下半边天,啥事都没人张罗了,相互间交头接耳,全都热衷于谁当县长的揣测。有人试图从县委书记丁亚伯的嘴里探出口风,闻一闻丁书记的风向标,丁书记的点子打在谁身上,天平就倾向谁了。张王二人都是实力派,得罪不起,和丁书记一致了,就是进了避风港,一旦落选方责备下来,往丁书记身上一推,万事大吉。
  丁书记拢着满头白发,说了句,俩人都上吧,我一大把年纪,该回市里享清福了。
  敢探口风的,都不是一般人,起码是重要部门的一把手,听丁书记这么一说,便哑然一笑,心里骂道,老滑头。谁都知道,省里刚刚给丁书记一个副厅级待遇,堵死了他当市领导的路,还得留在无虑干五年。前任县长眼见前途无望,实在熬不住,索性不干了。丁书记不表明态度,就等于纵容张王之争,于是,谁当县长的议论便是满城风雨。
  两个人明争暗斗,一掷千金地争夺每一张测评票,就连乡村教师都知道,张王之争白热化了。
  丁亚伯当然喜欢他俩掐起来,两个地头蛇水火不容,他这个书记今后就好当了。
  人大主任高森气得要死,都是无虑土生土长,俩人又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如今却是骨肉相残,真让他痛心。他分别给两人打电话,传唤到家里,让两个人在他家里见面,让他俩想明白了,究竟谁先上?
  两双眼睛都盯在高森的身上,都想索取到高森这张票,没有一丝让的痕迹。高森一甩袖子,钻进洗漱间,坐在马桶上不理他们了。两个人都觉得自己的亲信多,人缘好,有把握上,都不吭声。
  不知过了多久,高森在里面吱声了,让两个人规规矩矩地站在洗漱间门口,谁先进来就支持谁。两个人都知道高森的分量,当过十几年管干部的副书记,许多部门和乡镇的一把手都欠着高老爷子的情呢,一句话等于十几张推荐票。于是,两个人一齐往里挤,门太窄,两个人的身子撞在了一起,于是,两个人又都不好意思地退出来。
  高森回到客厅,生气地说,这就是挤的结果,干啥都得讲个秩序,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说吧,这个位置给谁?两人依旧一声不吭。高森气得没办法,拍着茶几,你们不让,我让,井泉接我,到人大来吧,我提前退。张井泉的眼皮耷拉下来,等于表明了不愿意,他还想接丁书记,奋斗到市领导呢,咋能停到县人大?人大是啥地方?橡皮图章,装模作样地走过场,他刚刚五十岁,不想走到仕途的尽头。
  高森闭上眼睛,长叹一声,鹬蚌相争,让两人滚出家门。
  
  正像高森预料的那样,两败俱伤,民主推荐张王二人谁也没过半数。于是,市里派李东胜出任县委副书记、代县长。
  这个结果,完全出人意料。李东胜是谁?无虑人陌生,市里的人也不很熟悉。原因很简单,李东胜不是官场中人,从来没有纳入竞争者的视线,突然从天上掉下来,当了无虑县长,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李东胜这个名字,无虑人挺神秘,可市长方可雄却熟悉得不亚于自己的掌纹,一脉一线,清清楚楚。方可雄本来不想让李东胜迈进官场,兄弟二人,一个官场一个商场,相得益彰,相互补偿,都能如鱼得水。可是,李东胜说啥也不想当民营企业家了,把整座矿山转给弟弟李东明经营,高低要走进官场,实现自我价值。
分享:
 
更多关于“一针不见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