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昏夜鹰


□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

  作者简介:格日勒其木格·黑鹤,蒙古族,1975年生,与两头乳白色蒙古牧羊犬相伴,在草原与乡村的接合部度过童年时代。出版有《黑焰》、《鬼狗》、《黑狗哈拉诺亥》、《狼谷的孩子》和《王者的血脉》等作品,有多部作品译介到国外。曾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奖项。

  太阳一落山,从我们帐篷附近的树丛里,传来一种奇怪的类似敲击声的什么鸟的叫声,这声音持续了一整夜。原来这是夜鹰,此地的俄罗斯人恰当不过地称它为“铁匠”。而通古斯人则称之为杰布扎昆,也是铁匠的意思。

  ——P·马克[俄]《黑龙江旅行记》,第一章,《从伊尔库次克到阿尔马津的路程》

  这是鄂温克人一直沿用的一种古老的治疗方法。

  将从树上刮下的树脂放在水中熬煮,然后用这种散发着树脂清香的液体涂抹在驯鹿的伤吐,伤口很快就会愈合。

  前几天在磨刀的时候,我左手拇指根部被刀划出一个伤口,大约两厘米长,但是伤口很深。尽管营地里有外伤药,我也带着随身的急用药品,但我想验证—下这种古老的疗法是否真的管用。我没有处理伤口,简单地按压止血之后,就用这种如同浓酽红茶般的红棕色液体冲洗涂抹自己的伤口。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不过,疗效在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伤处并没有像以前一样隐隐地跳痛,我借着帐篷外透进来的阳光仔细地查看,伤口里面已经开始愈合,破损的部位正在封闭。我又仔细地为它涂抹药水,第三天,我就放心地到山里的小溪中去洗澡了。

  芭拉杰依说,这东西是大树的眼泪。

  但这种疗效惊人的古老秘方,对这头驯鹿却几乎没起什么作用。它的伤口愈合得非常缓慢,我想,也许是因为它的伤口太深了吧。

  这是芭拉杰依的驯鹿群中唯一的一头白鹿,我记得在玛丽亚·索的驯鹿群也有一头白鹿。白鹿尽管不能说是千载难遇,但也确实罕见。它们如此稀少是因为成活极不容易。在丛林中,它们由于色彩过于醒目而更容易受到野兽的攻击。事实上确实如此,在野兽袭击时,一群接近林地色彩的鹿群中,一头银光闪闪的个体当然会更加地引人注目。

  它被套索套伤了。

  林地里有偷猎的人,无论他们是否知道这里有饲养驯鹿的鄂温克部族,还是明知故犯,刻意为之。总之,他们在林地里布下了成千上万的套索。除了森林里的野兽丧生于这种套索之下,驯鹿也会不时遭殃。被套索套死恐怕是最痛苦的死亡方式,其过程漫长而孤独。

  真正的猎人不会使用套索。事实上,狩猎本来就是违法的。

  营地里,已经不仅有一头驯鹿被套伤。不少驯鹿蹄子上部小腿的位置都留下一个环切般的伤痕。那是因为它们运气好,扯断了套索。否则,营地里的人就只能根据丛林上空集聚的乌鸦来寻找它们了。

  去年营地里失踪的两头驯鹿,找到的时候已经化为白骨。

  我等待着它的时候,用细小的枝条燃起伞民①,湿木头的青烟慢慢地升向林地上空略显阴暗的天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