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设计方法论的流变看设计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关系


□ 唐林涛


从设计方法论的流变看设计与自然科学、<a href=社会科学的关系图片1" />
内容摘要:设计方法论的发展历史可以粗略地分为“前科学”时期和“科学”时期。从这样的历史发展中可以发现设计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关系。自然科学更多地通过技术与设计发生关系,成为实现设计的“科技”手段。设计更应从社会科学那里汲取知识资源,设计方法应遵循社会科学的方法逻辑。
关键词:设计方法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

如果我们取广义的设计概念,即“人类有目的的创造性活动”,那么设计的历史可以被粗略地分为“前科学”时期与“科学”时期。在工业革命之前,并不存在“设计师”这一社会角色。那时候有缝衣服的裁缝、雕刻的石匠、打家具的木匠等,当时的设计活动是融在各行各业中的,设计与文化、手工艺、艺术、生活、劳动等紧密结合,所谓的设计方法不过是经验、技艺、个人直觉与幻想的综合。
工业革命催生了一批新兴学科与职业,设计也从手工艺、艺术中分离出来,开始职业化、系统化、理论化地进行有目的的创造活动。工业革命其实是一次技术革命,新技术彻底改变了设计的实现方式,职业的设计从手工艺母体中分离出来。设计在方法上也不再仅依靠经验与直觉,而开始与科学联姻。

一、设计方法论的科学时期

设计方法论的“科学”时期在二战后形成滥觞。战后社会经济的发展导致了人们需求的多样化与复杂化,大众市场消失,消费社会来临。另一方面,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丰富了设计的实现手段。因此,设计师面临的问题日趋复杂,传统的方法失效。设计师在力不从心与迷惑中开始思考“如何设计”的问题。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系统论、信息论与控制论的思想开始渗透到各个领域。NASA以及美国军方发展的计算机、自动控制、系统管理等技术被介绍到民间并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便是设计方法论运动兴起的直接诱因。
1. 自然科学时期
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末期的设计方法论更多地受到了“自然科学”的影响。在这一时期,设计追求的是“科学的、理性的、客观的、实证的”知识。琼斯在1963年第一次将“系统”概念引入设计领域,成为了这一时期的代表。他认为系统的、逻辑的、理性的、数学化的设计方法是传统的以直觉、经验、非理性为基础的设计方法的有效补充。他把设计过程明确地分为“逻辑分析”与“创造性思考”两个阶段。前一阶段使用系统的方法来收集数据、信息、需求等外部知识;后一阶段设计师保持自由的、随机的、创造性的内在化思考。设计过程被分化为“信息的输入与方案的输出”、由外到内再到外的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分别被琼斯称为“分析”、“综合”、“评估”。这样的方法可以描述为“打破—综合”模式,即先将问题分解为各个“部分”、“关系因子”或“子问题”,并明确各个部分之间的关系,然后分别考虑每一个部分如何解决,最后综合在一起,调和为最终方案。“分析—综合—评估”的三阶段模式,在多年后依然是设计实践遵循的定律。这样的方法,其内部逻辑是笛卡尔式的。要想认识问题,我们必须首先将问题分解。这多少带有还原论的影子,是教条的、严格限制的、机械科学主义的设计方法。很显然,系统问题的解决不可能通过子问题解决的简单加合来实现。
沿着自然科学逻辑发展的设计方法到了极端就是“量化”,试图将影响设计的各个因素(比如规划设计中的人口、收入、面积等)之间的关系用一种函数关系来表达,而设计便是“求解”的过程。在分析过程中,数理逻辑演算的介入,使得设计活动似乎获得了科学的“精确性”。此阶段的研究是追求“科学理性”的阶段,追求快速的、准确的、普遍适用方法的阶段。
2. 社会科学时期
20世纪80年代后,越来越多的学者反对方法的“教条与僵化”,如同食谱一样的方法并不适应变化的问题,方法论研究开始集中于如何使方法获得自由,因为任何方法、程序都不可能替代设计师感觉、认知、判断中的直觉成分。方法的作用只能是“组织”这些大脑内部的思维机制。
在此阶段,瑞特(Rittel)的研究最具有价值。他揭示了设计的核心难点:当设计师面对一个具体问题时,他需要与此问题相关的一些知识。有些知识是客观性的,如城市规划中的人口密度、土地面积、家庭收入、交通堵塞等,可以通过统计获得;有些知识,比如用户需求、经济与社会因素、个人的动机、文化差异等,被认为是主观性知识,则需要通过使用某种方法去研究才能获得,此外还要加入设计师的经验性知识。自然科学逻辑的设计方法论中强调“专家知识”,也就是无论主观知识还是客观知识都试图通过量化统计与理性分析去获得。 瑞特(Rittel)认为这种调查、分析的手段不可能获得对“主观性”知识的了解,这叫做“无知的对称性”(the symmetry of ignorance),即专家并不比平民自己更了解他们需要什么,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这就是设计方法论的核心问题,类似的表述在胡塞尔那里叫“主体间性”(inter-subjective),在加达默尔那里叫“视域的融合”(fusion of horizons),在语言学中叫“主位与客位”(emic & etic)。于是设计方法论的理论基础越来越受到社会科学知识的深入影响。设计实践与研究多是在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民族志)、语言学等社会科学的介入下进行,其核心目的是去发现人的需求、期望、目的、情感、体验。设计方法不应是遵循自然科学的因果逻辑、理性分析下的“解释”原则,而应是去“理解”人类的个体心理与群体文化。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