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包豪斯与现代性


□ 黄 茹

  内容摘要:本文拟从在现代性与设计体系科技化的背景下谈一谈包豪斯某一特殊时期对一些问题的回应和解决方式,以突显现代性这个矛盾概念在包豪斯历程中投射下的忧郁光影和希望色彩。
  关键词:现代性、包豪斯、工业化
  
  
  1.格罗皮乌斯
  
  2.莫里斯
  
  3.魏玛包豪斯的制柜作坊
  
  已有很多论者就包豪斯的历史进程和教育实践做出过详尽的介绍,一般来说主要从现代设计的角度给予包豪斯比较高的评价:比如第一次从理论高度建构了其中基础课课程的框架;对从前处于感性阶段的材料和色彩认识进行了理性化和逻辑化的重建,使之更符合现代工业社会对人材要求的需要;首次通过预科班实践学习的选拔进入本科班的特殊教育体制进程,为后来设计学校的系统奠定了基础;更为人津津乐道的还包括包豪斯阶段早期浓郁的人文主义气息和独创性、个性化的教学方法,以上综论的内容是包豪斯历史上最为人称道的现代设计教育成果,足以成为世人模型典范,至今都在影响现代设计的思路,一再被人反复提及。但就文化发展的背景脉络来看,早期包豪斯与中后期包豪斯办学思路的差异固然与在任者的更换有关,还缺少不了所持文化观念的对峙和冲突因素,这一方面往往为人所忽略,更少有论者去追寻其背后的隐含踪迹,也就是文化观念的上下文关系(context)没有得到足够的梳理和思考,本文就拟在现代性与设计体系科技化的背景下谈一谈包豪斯某一特殊时期对一些问题的回应和解决方式,以突显现代性这个矛盾概念在包豪斯历程中投射下的忧郁光影和希望色彩。
  包豪斯(Bauhaus)就字面意义来理解,本是“建筑之家”,这也表明了“建筑”的空间重要性和消融艺术与技术隔膜的意图在包豪斯创立初期的地位,由包豪斯创办者兼第一任校长格罗皮乌斯起草的大纲里,明确了目标:“将一切技艺在新作品的创造过程中结合在一起。”“要提高工艺的地位让它能与‘美术’平起平坐。”“艺术家与工匠之间没有本质的不同。”[1]这一目标指示了两个方向:既让学校本身成为一个创造性的实验场,发挥学生的创造性;另一方面又让学校与外界不至于隔绝,充分调动学生对材料和工艺进程的热情,使之与艺术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说白了,不能让学校作为孤芳自赏的试验基地,又不能成为社会上平庸的手工作坊。一名优秀的学生应同时具备敏锐的头脑和优秀的实际操作经验。
  众所周知,包豪斯在设计史的脉络中与俄国构成主义和荷兰风格派运动共同构成了现代设计的开端,尤其是继承了构成主义中艺术功能论的传统,即好的艺术必须为社会服务,与实用性紧密挂钩。包豪斯的教学重心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强调大批量生产和与机械合作,它有一个转型的过程。例如学校要以它的作坊为基础,重新强调手工工艺。“早期包豪斯强调手工业方式,而不是大规模机械生产,力图建立一个小公社,建立一个微型理想国,学院雇用大批具有乌托邦思想的艺术家担任教员。”[2]
  既然包豪斯构成了现代设计的源流地,而“现代”一词通常指具有现代元素造型观念的面貌兼具备工业化生产的宏大背景,那为什么在如此现代之包豪斯思想和实践里面又派生出返回传统手工协作方式的倾向?
  事实确实如此,在格罗皮乌斯的思想生平里,从他早期对机器的迷恋转型成为希望倡导传统手工业生产的行业精神,甚至想通过教育来对学生灌输这种想法,无不呈现出现代设计的种种迷雾。当然,后来格罗皮乌斯到美国之后,又变得更加强调设计与现实生活的关系,变得比较重视与工业化生产有关的设计和教育,但毕竟其早期教学实践在当时包豪斯进程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一套自成一体的艺术家与手工艺师同时负责教学的传统训练方法就此建立。从对格罗皮乌斯时代的包豪斯特点简述回到“现代”一词,笔者认为,对包豪斯冠以 “现代设计开端”的名称,不外乎以下原因:第一,显示与“传统设计”理念的差距,造成新与旧的对峙。第二,从时间顺序来看,它上承俄国构成主义先锋流派与荷兰理性化设计,下启国际主义风格,成为关键性枢纽,也产生出以前却没创制出的新型设计作品,引起国际界的瞩目,尽管在1933年即被纳粹禁令关闭。
  如果不对“现代”和“现代性”一词进行思考,可能无从解释包豪斯领导人物在设置现代系统的设计教学里边的一些矛盾现象。
  格罗皮乌斯的矛盾现象并不是无源之水,在世界设计史的脉络里绝非孤立现象,这种先兆在19世纪末英国工艺美术运动领袖莫里斯那里就已经出现,当时正值迅猛发展的工业革命后期,机械化生产得到很快的技术提升,劳动效率大为提高,产品成本下降,利润率增大,这一切都给工艺美术的发展空间提供了绝好的机会。但万国博览会的水晶宫展之后,普通观众震惊于西方科技的巨大进步之时,以拉斯金、莫里斯为首的艺术家则反感现代科技的成品,并为大批量生产对传统手工艺带来的巨大冲击而心感不安。莫里斯强调恢复中世纪的手工传统,可谓与“科技现代性”背道而驰,仿佛在现代化工业生产下唱出最后一首挽歌。而科技现代性恰恰是我们大多数人定位“现代”的最为强劲的一个面向,其主流观点认为,只有在依靠科学理性的基础上才能导致现代合理社会的建立和导向一个幸福的社会生活,这恰恰是“现代性”中的占主导意见的蓝图规划,而莫里斯和拉斯金等人抵制现代性的进步方面,成了螳臂挡车的代称,很多教科书都是从这一角度来定义他们的思想实践。这种对抗工业化而恢复手工传统的复古倾向在中外艺术史里并不罕见,其复古意图有具体的社会环境和针对性,并不是一旦沾染上“复古”,就似乎步入保守之嫌,这种复杂的历史现象还需要从历史语境中去寻找答案,而不是用纯然现代的立场简单化地批判。日本设计家原研哉认为:“拉斯金和莫里斯的呼声给这个失去了节制的急促时代敲响了警钟,这也是人们审美意识对工业机制的反弹,现代设计的概念由此诞生。”[3]看来定义现代性,在时间和风格区分之外,还有文化观念的演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