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寨情事


□ 伍秋明(布依族)

  作者简介:伍秋明,女,布依族,贵州省镇宁县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有小说、散文、诗歌及报告文学发表于报刊,出版散文集《穿越生命的乐章》、报告文学集《历经坎坷的岁月》等。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散文诗学会副秘书长。

  ◎伍秋明(布依族)

  傍晚,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寨尾的山坡上,一间古朴的石板房被浓密的竹林掩映,屋檐上淌下的雨水滴滴答答地敲打着门前的石凳。

  屋里昏暗的灯光下,年近六旬的德厚伯坐在长凳上,双脚踩着油黑的草墩,一边专心致志地剔着牙,一边漠然地望着门外的雨帘。离德厚伯不远的床上躺着身患绝症的二娘,二娘双眼凹陷,两穴青筋暴鼓,—双无神的眼睛望着天花板,那盏发红的灯随着门外吹进的风很有节奏地摇晃。

  寒意袭来,二娘掖紧头上缠绕的头帕,把被角往上扯了一下。德厚伯赶忙起身走到床边,先是帮她盖好脚,又将身上披着的外衣脱下盖在被子上面,做完一切后走回到凳子旁坐下,长叹了一口气。他慢慢地从腰间抽出竹烟筒,裹上了几匹叶子烟,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那烟儿在肚子里溜上几个来回,才悠悠地冒了出来。二娘转眼看着德厚伯的背影,眼光又充满了依恋,变得柔和起来。

  德厚伯后来给我说,他和二娘是年轻的时候赶乡场时“赶表”好上的。

  那一天,风和日丽,德厚伯挑着苞谷到离寨子几公里的集市上卖,二娘也抱着一只未下蛋的小母鸡在场坝上溜达。德厚伯的箩筐撞了二娘的手膀子,二娘手上的鸡猛地挣脱开飞下了地,“咯咯咯”的满地乱跑,德厚伯急忙放下担子扑了一阵子才把母鸡送回给二娘。两人面对时德厚伯看清了二娘的面容:眼睛大而黑,两道眉毛像河边的柳叶,脸蛋白里透红。德厚伯心里忽然一阵激动,最后竞有些语无伦次。

  集市散了,摆摊的人渐渐撤回,和往常一样到了姑娘小伙子们“赶表”的时候。场坝边的一个很大的土包包上,分别站着男女青年两个“阵营”。太阳当空,姑娘们撑着花花绿绿的伞争着往前站,等待对面的小伙子们的挑选,小伙子一双眼睛在对面的人群里扫来扫去,专心地物色意中人。一会儿,一个一个的姑娘小伙分别从人群中走出,又一前一后地向场坝外围的田间地脚或小山坡上慢慢走去。过了_一会儿,那山歌也就从草垛旁或树丛中传了过来,此起彼伏,婉转、幽怨。

  德厚伯就在那堆满是小伙子的人群中。他用急盼的眼神在对面的姑娘群中寻找着二娘的身影,找了半天都没有找着。这时他看见一把撑开的红伞挡着打伞人的头对着正前方,红伞就像傍晚那落坡的太阳,喷着火一样的红。只见那伞往上抬—下,又放下,隔了好半天德厚伯才看见二娘从那伞下闪了出来,眼睛扑闪扑闪的,朝着站在最前面的自己调皮地笑着。德厚伯招手喊来本寨的堂妹,对着她的耳朵轻声描述着二娘的相貌特征,又交代了几句,堂妹快步走回到对面的姑娘群中。德厚伯看见站在二娘身边的堂妹也是一阵耳语后,二娘抿着嘴点点头,德厚伯知道有“戏”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Tags:情事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