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豆样年华


□ 陈绍龙

陈绍龙

  豌豆

  豌豆如我,有青枝绿叶的童年。

  “豌豆要是不老就好了。”

  想想也就罢了,这话要是说出来,让我外爹(外公)听到,他会不高兴的。翻白眼不说,没准儿,他还会给我一烟袋。

  长不老能叫豌豆么。长不老能叫粮食么。那会儿哪个队里没有个看青的。这可是那些年“职场”上的狠活。“看青”就是负责让豌豆长老,让粮食长老。

  豌豆挺让看青的劳神的。

  秋季郢看青的李老二是个瘸子。“瘸狠瞎坏”,俗话在理。李老二整天虎着个脸,就像人人都差他二百块钱似的。没的笑的。这还不说,他手里还拿着根棍。那家伙,一棍子要是打在谁的身上,哪个能受得了。

  “小兔崽子,看我不把你腿给砸断!”这是挂在李老二嘴边的一句话。这话够狠的,让我们掉魂。听着了,还不撒腿就跑,哪还敢打地里豌豆的主意。

  秋李郢哪有孩子不怕李老二的。我小时常“磨饭碗”,就是一吃饭就会哭闹。我外爹便吓唬我:再不吃,我叫李老二了!这话果然奏效。埋头吃饭便是,头不敢抬,大气都不敢喘。当时自然不明白,那李老二再狠,他那根棍子砸过谁的腿。想想好笑,李老二自己腿不便当,那棍子,只是他的拐杖罢了。

  饥春,青黄不接,有半年不见粮食的影子,更别说桃呀杏呀的了,野草莓也没熟呢。豌豆混在麦地里渐次长大,馋人呢。

  春深,雨润,风和,景色美。这些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都不打紧。现在想想,好时光让我们辜负了。我们盯着麦地里那状如蝶翅的豌豆花快点开出来,再快点落掉。那花也不是说落就落的,它叮在豌豆角上,像是要护着豆角似的,也像要养着豆角。直至花一天天没了精神,再一看,豆角已渐大。这个小生命出落得青翠好看,惹人怜爱。

  也怪我们性子急,豆荚还没鼓呢我们便摘它吃。有时,角尖上的花还没脱尽。这时的豆角我们叫它“大刀片”。“大刀片”有点大刀的样子,弯;豆还没熟呢,自然是片状。吃“大刀片”是不需要剥着吃的,是整吃。连皮带豆一块儿进口。其时豌豆粒还不如绿豆大,嚼在嘴里,虽说有“青芭味”,那一丁点儿的甜润也足够让齿颊兴奋。我们不会让这兴奋劲很快消失,我们将嘴抿着,细细消遣;也怕张牙舞爪的,一嘴青色,露了馅。要是让李老二看到了还了得。管束我们“偷青”的不止是李老二,还有队长呢。

  “豌豆角,一吃吧里哒,队长来打,我还没吃着——嘿嘿”。

  “没吃着”有没吃够的意思。“吧里哒”就有点放肆妄为的样子了,因为我们实在高兴,孩子毕竟是孩子么,想掩饰也是掩饰不住的呀。

  童谣是长不大的。

  李老二却老了。那年清明我回秋李郢老家。李老二依在墙根晒太阳,腿边依旧放根棍。我哪里还看到李老二有“狠”的影子。问及当年他看青和我们偷豌豆的事,李老二笑:我这棍子打过你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