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间漫步


□ 孙继泉

我一直觉得,花是树的语言。春天,是各种树木说话的时间,你看,它们沉默了一冬,确实有一些话要说。它们说话有先有后,有长有短,你注意聆听,可以从它们的颜色中辨别它们的声音,体悟它们的性格。
在城市和田野之间,也就是在这个环状的城边子上,是一方方的菜园。我去漫步的时候,正是忙菜园的季节。向远里望去,菜地里晃动着黑密密的菜农,有的翻地,有的刨葱,有的调畦,有的往地里洇水,有的种土豆……翻地的时候,有时候就翻出蛰居着的曲蟮,红通通的,被冬天的暖土焐得鲜嫩嫩的,显得无比干净。曲蟮在地里笨拙地动了一动,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又一锨土接着就把曲蟮给埋上了,这样,曲蟮就算醒了,就开始了一年的活动。小时候在农村剜地,我经常铲断一条好端端的曲蟮。一条曲蟮断成两截,两截曲蟮都在剧烈地无声地扭动,断处淌出一股红乎乎的体液,浸在细土里。这个时候,我就心痛极了,后来听大人说,曲蟮这种东西,断了它自己能接。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曲蟮被铲断了,一条曲蟮就变成了两条曲蟮,都能活。现在人们播种的时候都给种子拌上农药,浇河沟里被污染的浓浊的水,往地里施化肥,不知道地里的曲蟮还多不多。沟畦上,田埂上,闪着一簇簇米状的白花,这是荠菜开出的花,荠菜大约是田野里第一个开花的植物。过不多久,地里花就多了———萝卜、白菜、油菜、苔菜、土豆、胡萝卜、韭菜、芫荽都开花,再往后是黄瓜、丝瓜、南瓜、葫芦、金针、茄子,秋凉了以后是蓖麻、眉豆、向日葵。花有白的、有红的、有紫的,朵有大的,也有小的,香有浓的有淡的,也有发出难闻气味的。这些花,我觉得哪一种也不比人们在居室里精心伺弄的盆花差。这样的一些花,都不是菜农们专门养的,就是说,他们栽种这些植物,不是为着看它们的花。但是,正是有这样的一些花陪伴,他们劳动的时候才不感到苦和累,他们乐呵呵地,一边干着活,一边跟同伴们开着玩笑,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些花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就是能消除人们身上的火气和燥性。在艰难的日子里,叫人生气的事是常有的,我发现一些男人在对着家人发作一通之后,觉着再也不能怎么样了,他走出家门,磨磨蹭蹭就走到菜地里去了,他在地里拔一拔杂草,给菜棵打一打枝杈,越干越细心,从来不会毁坏它们。回家的时候,手里抓着一大掐豆角或者金针,大手掐不住,就搂在怀里,把那些不愉快早就忘光了。
我走到他们中间。我看看他们,他们也看看我。我把他们都看到了,他们也都看到我了。他们有的瞥上我一眼,又继续自己的劳动,有的拿眼却将我盯视一阵,在这种盯视中,我慌忙摘下墨镜,将它藏在衣兜里。因为我在他们的目光中感到了别一种东西,感到了不快和敌视,一种劳动的人对不劳动的人的敌视和不满。我用汗湿的手使劲摸着装在兜里的墨镜,扪心自问:我不是一个劳动者吗?我为什么竟如此心虚?其实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劳动者,一个真正的而不是冒牌的伏案劳动的人,我是一个事情多得使自己无法按照作息时间劳动的人。由于在劳动的时候忽略了睡眠、休息,不按时间用餐,因而染上了胃痛、头痛、腰痛等多种病症,而且心上磨出了厚厚的坚硬的茧花。然而,在一身白皙的皮肤和还算体面的衣装的遮掩下,这些一样也没有暴露出来。还因为,我工作在很多的真正不劳而获真正胸无点墨没有头脑却偏偏以脑力工作者自居的滥竽充数的不劳动的人中间,你叫这些在地里劳动着的人怎样分辨?假如真正的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是一个非常合适的比例,是一种必需,假如从事脑力工作的人就像从事体力劳动的人到了秋天就为我们捧出金灿灿的粮食一样奉献出叫他们满意的果实,那么我们就一准会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尊重。我走在他们中间,我们都是一样的人,都是充满了自信和骄傲的人。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刻,我如果走下脚下的这条田埂,随便走到哪一块菜地,要过他们手中握着的铁锨,帮他们翻一会儿地,或者蹲下来帮他们捋一捆葱,一定会遭到拒绝。实际上,他们和我之间已经有了一段不小的距离,已经裂开了一道沟。在这段路程上,我无法向他们迈近一步。我还想起去年秋天,我在田中散步,迎面走来一位拉着满载的玉米秸秆的中年妇女,互相离得近了,我将脚步挪到路旁上给她让道,她却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给我这个空着手走路的人让道,路很窄,大约刚好能容一辆地排车通过,她让着让着,一只车轮就下了路,车上的玉米秸颤了颤,车子就停住了。我走过去,要帮她把车子拉上来,在我的手还没有触到车身的时候,她猛地一用力将车子拽上了路沿,满车的玉米秸颤来颤去,晃晃荡荡地被拉走了,在这条乡间小路上留下了一溜烟尘。......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