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爱克斯


□ 杨东华

●杨东华

  我从旅馆里的房间内醒来,一时竞忘了身在何处。门外是侍者的喊叫,她说:“你迟到了。”这话有些莫明其妙,但是也有一些说不清的寓意和暗指。我一边琢磨这话,一边静听着她的脚步渐渐远去,我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走到了屋角的窗户边。

  这时候,秋日的光芒正使一片摇晃的树叶闪闪发光,我眼睛里的天空也显示出相同的清澈和耀目。我像一尊毫无表情的雕塑那样,呆立在巷子尽头的阁楼里,光芒的到来使我意识到,来自我眼睛的视线已经遗忘了昨夜对于黑暗的恐惧。侍者的喊叫已经不复存在,但我的耳旁好似仍旧充斥着悠长而遥远的回声。

  这时候,我的目光来到灰迹斑斑的镜子上,里面一张宽阔的脸庞像是一块边沿塌陷的田野,长长的胡须也仿佛是一夜之间生长起来的,这情形不禁让我怀疑那是别人的脸。我举起刀子,长长的胡须一点一点掉落下去,我像是一位丢失身份的农夫在收割一片同样丢失已久的麦子。我已经三十岁了,但当我小心地注意起那张宽阔的脸庞时,却力不从心地分辨不出上面的年纪。此刻,窗外乱窜的光芒既是一匹找不到方向的野马,又是一只走进迷宫而轻易迷路的老鼠,漫无目的的象征令我很快想到了爱克斯。过去的爱克斯曾提议我们在未来的某个时刻见面,不过她始终没有如期而至,她的失约此时已让我忘记自己逗留了多久,也许有五天六天,也许已经过了半个世纪。这些天,我开始觉得她当初写错了约定的日期,因此,尽管我一次次在守候中失望,却又一次次地从失望中获得信心,继续眼巴巴地望着小镇的太阳东升西落。

  收到爱克斯书信的那天,我几乎整日无所事事。坐在宽大的院子里,无所事事所引发的莫名烦躁,像洪水一样把我淹没了。屋外的邮差乐呵呵地送来书信时,我最终确定那一整天,自己都在为这个姗姗来迟的信封而心神不宁。那位邮差的模样现在已经变得朦胧,好像他并没有走进过我的记忆,此外还有那个信封压住的一张报纸,以及旁边的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都仿佛是我此时虚构的情节。谁都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给旅馆的侍者讲过这段奇特的经历,但她却对此矢口否认。我问她为什么这么确凿地断定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她说,因为我曾告诉她,我说的一切都是假话。

  在另一个被侍者否定的记忆中,我是一个作家。正因为我作家的身份,我才荣幸地收到了爱克斯远从千里之外寄来的书信,爱克斯在信里和我探讨了一篇我从未发表过的小说。她的分析头头是道,比如说,她认为我那个小说的灵感必定缘起于她,或者吸取了她道听途说的事迹。事实上,如果追寻那个小说的创作来源,我寥寥无几的记忆中,已经没有可供考证的资料了。于是,我从怀疑到赞同,最后显而易见地达到了心悦诚服的地步。

  不过尽管我那时洋洋得意地沐浴着爱克斯赞美的语言,但我仍不忘对她存在的真实性抱有一种玩笑的态度。于是,我如同一个人自言自语那样,自命不凡地夸赞起了那个自以为是的小说。但是很久以后,就在我认为这个故事即将临近终结时,她的书信却又鬼使神差地不期而至了。于是,我推翻了一切神经质的臆想,接受了这个事实。这场离奇的遭遇很快令我不可自拔起来,不久我便整日整夜地期待着她的回信。她的最后一封书信却充满了古怪和晦涩,我觉得那是一篇用暗语写成的文章。她像在邀请我赴约,却又仿佛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苦衷,从而不得不放弃这种没有尽头的叙述。我记得,那天只有信纸角落里的赴约日期和地址,条理清晰地闯进了我的眼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