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窗年代


□ 任崇喜

  到古镇去,拜访一位老艺人,没想到就看到了它。
  是一扇木窗,朱漆剥落,上面雕满了花纹,古韵盎然的木窗表明这是一款古代背景的戏,桃花、假山和人物营造出一种深邃幽然的历史气息,直生生地扑在你的面前。我看不出它的年代,还有曾经的故事。老人告诉我说。它是清朝的物什,是专门从民间收购来的。
  盛世收藏。我知道,现在有不少人在搜集古物,有的甚至把斗拱、雕石直接运用在现代建筑物上,用灰色来复古。可是,历史岂止仅是一种灰色呢?有些暴轸天物。无法复古的是一种韵味
  记得小时候家里的东屋安的就是木窗,窗棂是用木条隔成的小方格图案,每个方格大约有半个火柴盒大,采光、通风却很好。冬天阳光倾泻下来,随着窗的摇动或光影深与浅,浮尘在斜斜的光柱中起舞,略略潮湿的地面被烘烤出一种暖意。夏日微风挟着凉爽从前窗进入,空气清新,暑热带着汗水从后窗走出。儿时的我自然想不到雨雪敲窗簌簌有声的意味,只是想这样的木窗有些怪,为什么要做的这般麻烦呢?
  “窗子许我们占领,表示享受。”最能描绘这种享受的要算木窗了。有木窗的房子必定面对空旷。窗外一定有树,树的缝隙间是天空,树上一定有鸟,那清脆的原生态简直能把人都灌醉了。窗子巧妙地镶嵌了四时变化之景,倚窗闲眺,孤寂的视线便仿佛有了依偎。外面的世界被细细的窗棂隔成一条一条的,透过细细的窗棂望去,就像拼接在一起的长卷。木窗下面一般摆放着一张窄窄的条桌。有时读书或写点东西,有时什么都不做,就那么枯坐或伫立。透过窗子可以看见巷子人家的炊烟生活。正对着窗的是条小巷,两边伫立着的是青砖青瓦人家。夕阳轻洒余辉时,仿佛有过往的旧事逸散出来,小巷深处影影绰绰透出点绿的烟翠,那是从斑驳历史中延伸出来的一抹生动。我看到过许多老房子,在木窗之上,卷草、菊花、月季、玫瑰经常以盐景或散列的方式镂刻,花蕊及叶片秀丽逼真;龙、凤、鹤、鹿、蝙蝠图形,总是很巧妙地嵌在窗上,栩栩如生。看一扇窗子,其享受可超过一幅图画,其造型、变化、奇巧让人回味无穷。有的老房子已完全披上厚厚的藤蔓绿叶,只留下一扇大木窝,这青葱掩映下的窗子与中国古代文人对绿的神醉十分相似。张岱说“读书其中,扑面临头,受用一绿,幽窗开卷,字俱碧鲜……”在青簇簇碧团团的窗下开卷阅读,岂不舒心快意?只不过,这巷子深处人家,少的是读书人。尽管少些书卷气息,巷子人家仍不紧不慢地生活着,恬然,自然,宁静,无不透露着一种古典的暖老温贫气质,让人着迷沉醉。
  有人说,世上所有的门都是一种冰冷的拒绝,也是一种妖冶的诱惑。那么,窗呢?窗与窗外似乎比门更能引起人的某种迷恋和遐想,就如同远方之远。
  忽然想起了一个词:倚窗而望。
  倚什么样的窗呢?一定是木窗。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中的“南窗”,一定是木窗,而且是有木格子的那种。卞之琳的“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中的“窗子”也一定也是木窗,爱情的意味就是古典的。倚着木窗是有道理的,倚着铝合金窗则不合意境。铝合金窗时代的人已经心静不下来,即使有此雅兴,也往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了。原色的木窗,总是令人想起一些朴素的人、朴素的事、朴素的情感,如同木的本质一样朴素。古代读书人冬季在南窗下读书、睡觉,夏季在北窗下纳凉。五柳先生曾说:“夏月虚闲高卧北窗之下,清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白乐天也说:“清风北窗卧,可以傲羲皇。”在三伏天,“无客尽曰静,有风终夜凉”,该是何等的惬意与闲适,令当代人艳羡而咂舌。“开离轩以临山,列倚窗而瞰江”的闲趣毕竟太少,在睡觉与读书之外,倚术窗而望的生活,似乎都有一种略略伤感的意象。窗外秋水残月、花痕叶影,使人痴思默想,要不怎会有“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还有“淡月澹云窗外雨”呢?女诗人李清照“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中的“窗儿”被雨水涸湿,雨珠如帘,牵挂与忧伤自然如烟如缕……
  如今,木窗少见,雕工精美的木窗在民间已属凤毛麟角,如同一种生活,在悄悄地远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08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