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温暖


□ 祁 天

她直直地站在一边,伸出手,托住父亲的下巴,试图把他的嘴唇合起来。手心所接触的那块皮肤依然柔软,有胡须茬。在一个瞬间,深不见底的寂静把她包裹起来,她听到值班室里的医生和护士在说话,有笑声,隔壁房间里的病人在吵闹和哭泣,空气中有灰尘和雨水的湿气。可是她听到的声音,唯一清晰的,是那个男人说:娃娃,摸摸爸爸的胡子……
如果生命中还能有一种盼望去支撑着生活,那么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小时候,盼望着爸爸给她添置新衣裳,盼望着爸爸出差回来给她带各种点心,站在小学门口,盼望着爸爸来接她……那是对父亲的盼望,而父亲从未让她失望过。每一次的盼望都能变成现实。而现在,跪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在深夜空寂的走廊里,把头埋进床单里祈祷:神,请宽恕我的罪。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沉重而含糊,穿透了尘埃。
记忆回到了童年,爸爸喜欢把她的手放在他的下巴上去触摸他的胡茬,并且用下巴不停的在她手心滑动,直到她发出咯咯的笑声,告诉他:爸爸,我痒痒。夏天,躺在凉席上,他睡去了,她会悄悄跑到他身边,用手指的肌肤去触摸他的胡茬,然后发出咯咯的笑声,直到他醒了,指着她的鼻子,说:小坏蛋。她依然咯咯的笑,扑倒在他怀里,告诉他:爸爸,我痒痒。现在,他依然躺着,她走进他,指尖滑过他的下巴,触摸到胡茬,然后咯咯地笑,可他不醒了。她扑倒在他怀里,对他说:爸爸,我痒痒,他不醒了,他不再睁开眼叫她小坏蛋。她俯在爸爸耳边,轻声说:爸,我好痛。
他的身体已开始慢慢变凉,躺在床上,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或许他的灵魂已经走得很远了。他躺在那儿,孤独而无助。她站在他身边,一遍遍地叫着爸,抚摸他,鼻子,嘴唇,眼睛……原来,一个人可以这样安静地躺着,一个跟她生活了几十年,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抛开了一切去爱他的男人,现在躺在那儿,身体与灵魂已经游离,马上,他的身体会离开她,化成灰烬。她拉着他的手,把头贴紧他的胸口,已没有了心跳,可她依然觉得,他在抚摩她的头,告诉她:娃娃,爸爸先走了,你一定要乖,要听妈妈的话,娃娃,我的宝贝,爸爸很爱你,只是,谁也控制不了,离别,是命运。
就这样,她在他的怀里睡着了,最后一晚,这样近地贴着她最最亲爱的爸爸,默默去接受命运。最后一夜,她用体温温暖着他,去享受这一世与他最后的幸福。
责任编辑胡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