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些月光的碎屑(小说)


□ 第代着冬(苗族)

作者简介:第代着冬,1963年出生,重庆市武隆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在国内文学期刊发表作品200余万字,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读者》等刊物转载。出版长篇小说、小说集、散文集九部。有部分作品被译介为其他文字,或改编为电影。

  银匠说:“我喜欢坐在陌生人中间。”

  银匠说话时,他已在岩西村住了四个场期。十多天时间里,他打制完接到手的器物,到了和逐渐熟悉的村庄告别的时候。银匠的出现很突然。十多天前,岩西村收完梯田上的稻子,湿润的稻草还没来得及码到零星的梨树干上,几个在晒谷坝上翻晒谷物的女人,不经意地往空旷下来的梯田上看去,她们看见早上出门赶场的村长从对面垭口上下来,腋下夹着两个纸卷,身后跟着一个背背夹的陌生男人。

  “村长,赶场回来了?”一个长龅牙的中年女人远远地问,“你的胳肢窝里夹的是啥子东西啊?”

  “我看你想男人想疯了,大老远地问村长夹的啥东西,村长能夹啥东西?还不是男人的东西。”另一个肥硕的中年女人故意装出喝斥的样子,眼睛却投向村长身后的陌生男人。龅牙女人的男人去重庆打工,有一年多没回来过了。自从岩西村的道路敞开以后,村里再也留不住那些长脚的男人,他们把老婆和孩子留在家里,像影子一样飘进城市,从此很少回来。要不是乡长将村长堵在家里,他也会走掉。村长是唯一留在村里的中年男人。

  “你才想男人想疯了,真会乱嚼舌根,我说的是村长夹的纸卷是个啥东西。”龅牙女人说完,丢下肥硕的中年女人,回过身子拍了拍一个长相年轻且丰满漂亮的女人说:“陈慧琴,我眼睛花,你看看,村长后面那个人是不是他家亲戚啊?”

  陈慧琴眯起眼睛去看越来越近的银匠。阳光洒在她圆润、白净的脸上,几颗晶莹的汗珠缓缓淌过她挺直的鼻梁和轮廓分明的唇线,泛起一片不易觉察的银白色光斑。陈慧琴将黑睫毛下的大眼睛努力聚焦,看见村长后面的男人精壮、瘦长,扬起一张白净且陌生的面孔。她说:“没见过,可能是村长家的亲戚吧。”

  几个女人议论的当口,村长和银匠已经到了晒谷坝。她们围上来,嘴里和村长说着话,眼睛却看着陌生男人。

  这真是一个白净的人。他的面孔白净细嫩,领口下露出一块呈三角形的洁白肌肤。长期下田的男人会在颈子下面留下一块深重的栗色,上面布满太阳烤晒出来的亮晶晶的油汗,而眼前这个男人的皮肤像女人,看上去很不自然,多少有些病态。女人们知道,他不是一个干农活的人。

  村长说:“别看了,你们没见过男人还是没见过银匠?这是我从场上请来的银匠,他有一身好手艺。走遍山上的村寨,都能听见他的好名声。”

  “哎!”女人们发出一声惊叹,像风吹过麦田,发出一阵细碎的共鸣。她们好久没听说过银匠了,上一次见到银匠,还是她们出嫁时的事情,仔细想一想,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村长,你夹个纸卷干啥子啊?”龅牙女人问。

  村长从腋下取出纸卷,在阳光下展开说:“乡长给我的东西。一份是县法院枪毙犯人的布告;一份是县政府建设新农村的公开信。回头我把它们贴在我家板壁上,你们空了自己来看,反正你们也不识字。”

  “ 这和银匠有什么关系?”陈慧琴问。她的声音清脆响亮,像鸟鸣。银匠好奇地看了看她,发现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 没有关系。”村长说,“银匠是我自己请的,不是乡长给的。陈翠不是在广州打工吗?她说那里的城里人喜欢我们这里的银首饰,她把自己带出去的银子当成工艺品卖了,很值钱,她让我把家里的旧银子打好带给她,她再去卖给有闲钱的城里人。”陈翠是村长的女儿,她和她男人一块到广州打工,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回来过了。

  村长说完,丢下好奇的女人们,带着银匠往家里走去。回到家,村长把枪毙犯人的布告和建设新农村的公开信一齐贴到虚楼的木板壁上。下午,西斜的阳光从白纸上折射下来一束银白的反光,把布告下的银匠照亮。银匠被村长安置在布告下,从此以后,村长家便传出银匠敲打银子的清脆鸣响,不停地在秋后空旷的土地上盈盈响彻。

  闲下来的女人们借口看布告和公开信,拿着针线活来到村长家,眼睛却盯住那个女人一样白净的银匠。开始,女人们只看看银匠的脸和他的手艺;一天之后,慢慢过渡到和他说话;最后,她们拿来坏掉的早已不用的银饰,让银匠修补。在银匠看来,这都是一些零碎杂活,焊接一只围腰链上的断口,为一块布满银锈的胸佩抛光,或者给一只被岁月磨旧的手镯錾上花纹,对这些零碎活计,银匠一概不要工钱。每当有女人拿来陈旧的银饰,他会像过去人们见过的银匠一样,用一杆小秤称好银子的重量,等做好后再称还给她们,重量分毫不差。他用一杆小秤守住了银匠的传统,也守住了自己的清白。女人们说:“秤砣不会撒谎,这是一个好银匠。”村里的女人们越来越爱到村长家,看银匠展示手艺,听他敲打银子的好听的声音。人们发现,银匠很少说到自己家,过了很多天,人们也不知道他家在哪里,更不知道他前面几十年在什么地方度过。在好奇的女人们的眼里,这个行踪不定的远方银匠像一片烟波浩渺的大海,露给她们的只有三五块礁石,其余则不为人所知。银匠发现,围观女人中,陈慧琴是一个漂亮而安静的女人。她有时带一点针线活,有时带上她两岁的小儿子,她每次都坐在离银匠很远的阳光下,静静地看银匠把手中的银子打制成漂亮的头饰、胸佩和其他首饰。她和叽叽喳喳的女人不同,那些女人喜欢用嘴巴说话,她却喜欢用眼睛说话,偶尔露出一点声音,也像银子的声音一样好听。

分享:
 
更多关于“那些月光的碎屑(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