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魂归


□ 梁 辰

  我死了。
  像一片落叶飘落大地的母体,在外漂泊的我终于安眠在故土之上,在先我而去的爱妻的身旁。在儿孙和家族亲人们的哀号啼哭中,在招魂唢呐凄婉的哀乐声中,我死的风风光光,死的很有尊严。
  现在,我终于有时间来回顾我这一辈子的人生了。
  我是民国十一年生于胶东半岛一个小村上的小户人家的儿子。由于祖父当时在省城开一个小香油店,十几年也攥了一点钱,买下了十几亩薄田,家境也算殷实。我从小有机会上学念书,更在十七岁的时候考上当时赫赫有名的保定陆军军校。可以说,大好的前程已经铺呈在我的面前。
  没料想,就在那一年,“七七事变”发生,东洋人的铁蹄很快地跨过山海关,荡遍整个华北地区。陆军军校在南迁的过程中有不少的学生也参加了国军。已经远离家园的我也投笔从戎。成为国军54军的一名少尉军需官,并随着军队转战大江南北。民国三十四年,日本投降,随部队收复东北的我趁机请假回到阔别七年的老家,并在家里大人的督促之下,极短的时间之内成了亲,媳妇是附近镇上苇席铺老板的闺女,名叫桂秀。由于在结婚之前我见过她一面(这在当时规矩是不允许的,但我执意要求,才在媒人的安排下,在镇上一个赶山会上,装作偶然地见了一面)。这一面就让我魂牵梦萦了。我对她是十二分的满意。她是一个莲花一样娇美的女子,白皙的脸上小巧的嘴巴,一双自来带笑的亮眼睛。由于她父亲是一个比较开明的生意人,她并没有跟她的同龄女子一样裹缠小脚。她健康而活泼的身影,她在我耳边柔柔的私语,让我真真地体会到了男女间的鱼水之欢;让我真的乐不思蜀了。当一个月的假期结束,不得不分离的燕尔新婚让我心如刀绞。我的桂秀哭得也成了化冻的雪人儿。因为我们知道,内战的炮声已经打响,此去关山梦难回。那个近乎绝望与疯狂的夜晚,仿佛世界末日的到来,我抱着她说:“秀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她抚摸着我被她的小牙齿咬得红肿的肩膀,也抽噎着说“哥哥,我死也等你回来!”
  可是,等有何用啊!战火纷飞的年头,一介草民的幸福憧憬怎能打动统治者对于万里江山的勃勃野心?这一等啊,就是四十多年!这期间,我曾接到父亲托人转来的一封信,信上说,我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了,当时我乐的差点背过气去,可是这让我更加想念我的爱妻,想念我的亲人了。
  作为辽沈战役中残余的国民党败军的一个下级军官,我被在海上接应的美国军舰运回青岛,半年后又辗转去了上海,就在一九四九年春节前三天踏上了去台湾的航船。
  故国江山,家乡亲人,尤其我那没见过面的儿子……这一去啊,何时回返?我不顾海上夜色中凛冽的寒风,站在甲板上贪婪地望着渐渐远离的陆地灯光,哽咽着朝着家乡的方向跪了下去。
  在台湾的日子是漫长而孤寂的。燥热潮湿的亚热带气候,拖着怪腔的闽南方言,当地人充满恐惧敌意的目光……所有这一切。都让我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更加难过的是对故土亲人的思念,象心上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常常地疼痛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威海卫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威海卫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