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洗澡


□ 谈 歌

洗澡
谈 歌

讲一个洗澡的故事。
前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找贺团结说事。
贺团结是我的大学同学,十几年前下海,现在保定红星商场当总经理。红星商场是保定的老字号商场,有好几家分店,效益一直不错。总经理嘛,贺团结当然是红星商场说了算的人物。我找他,是想安排一个下岗的老乡到红星商场上班。我与贺团结平常不大联系,见面他就半开玩笑,说:“老谈啊,你这个人也太差劲了,没事儿不找我,找我就有事儿。咱们得喝点儿。”我说:“喝点儿就喝点儿。先说事儿。”就说了老乡要求上班儿的事。贺团结挺仗义,说:“这是小事儿。你放心,我说了算,你让他明天来上班吧。”说完了事,又彼此说了些近况。我也就知道了贺团结这些年在生意上摸爬滚打的百般不容易,心里一劲儿感慨,是啊,都看着生意人挣钱的风光,谁知道他们背后的艰辛呢?说着话儿,天就黑下来了。我们二人就去吃饭,当然少不了喝酒的节目,结果都喝高了。他坚持要请我唱歌。我摆手说:“我五音不全。唱什么?再把狼招惹了来?不唱!”他想了想说:“不唱就不唱,要不,咱们洗澡去?”我想了想说:“行,洗澡去,我正想拔拔罐子了。这几天总后背疼,大概是受风了。”贺团结笑了:“行,咱们洗去。”就喊服务员埋单,然后就动身。我们两个走出饭店,贺团结的司机就把车开过来了,我们刚刚要上车,贺团结的手机就响了。贺团结接了电话,刚刚听了一句,他的脸色就变了。嘴里边一个劲儿哦哦着,又一个劲儿说:“行,行,行,我这就过去。”他收了电话,苦着脸说:“老兄,今天我失陪了,出事儿了。送货的司机撞了一个人,死活还不知道呢。我得到现场看看去。唉,这几天光事儿了。”我赶紧说:“行了,团结啊,你忙你的。我回家。”贺团结摇头说:“不行,我已经答应你洗澡了,你得去。算我请你。”说着话,又掏出电话,打通了。是找他弟弟贺团中。他拿着电话嚷嚷着:“我的一个同学,你谈大哥。你认识的。赶紧带他洗澡去。我单位有些事。我去不了。好,就这样,我先让他过去。”放了电话,他说:“老兄,我让车先送你到‘金海岸洗浴中心’,我弟弟马上就过去了。”我赶紧说:“你有事儿,快忙去。送什么送?”贺团结说:“顺道儿,顺道儿。”
贺团结的车把我送到了“金海岸洗浴中心”,他就匆忙走了。我在大厅里等他弟弟贺团中。也就是十多分钟,贺团中来了,一见面就朝我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很热情。我真有些年不见贺团中了,他在一个中学当副校长,据说混得也不错。我们两个虚乎着说了几句。我起身说:“咱们洗去?”贺团中看看手表,抱歉地说:“大哥,再等一会儿,还有几个朋友。”我重新坐下,等。一会儿等来了一个瘦子,进门就大声嚷着找贺团中,贺团中连忙答应,又把我介绍给了这位瘦子。客气了几句,我知道了这瘦子是贺团中的中学同学,现在市政府某个部门当秘书。我暗想,秘书这活儿不好干,这位瘦成这样儿,肯定是加班加点儿写材料累的啊。秘书掏出烟,问我们:“你们来一支?”我摇头,秘书就自己点上烟,说再等一个朋友。于是,我们三个人又接着,等。如此等来了六个人。我心里有些焦躁,看看手表,都快九点了,我担心回去晚了,老婆又不高兴了。这些天,我的老婆闹更年期,总怀疑我在外边儿有事儿,稍有一点儿可疑的情况,就审起来没完。贺团中大概看出我的神色不对了,忙对服务员讲:“先让这位先生洗去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