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球化之下台湾的学术生产


□ 陈光兴 钱永祥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全球性冷战体制快速形成。在东亚地区,为了围堵社会主义阵营势力的扩张,美国延伸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反共防线,与各地军事威权体制合作,将日本、韩国、琉球、中国台湾等地纳入其区域性军事部署当中。长期的冷战秩序,并非只是在军事及国际政治的层次运作;反共亲美的观念深入人心,对台湾的政治、社会、文化造成深远的影响,长期流动在我们的思想、身体与欲望当中。在文化上,台湾地区与东亚诸国不同,战前与美国并没有太多关系。但是战后的冷战结构与国共内战的延续,加上国民党政权的亲美反日情结,及南北朝鲜分裂的确立,快速地使得美国成为台湾地区惟一主导性的对外关系。战后的精英大部分有过美国读书生活的经验,在政治上美国式民主成为台湾主要的想像;除了大众流行文化的市场被好莱坞所笼罩之外,就连另类的反对文化,也都本能地唯美国马首是瞻。总之,战后台湾地区的美国化,或是说对于美国的依赖,是总体全面的。台湾的学术生产,是在这样的格局中纳入了美国的系统。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苏联解体,东欧社会主义政权也相继瓦解,持续将近半个世纪的世界冷战体系,于是在欧美地区宣告结束。以美国为主导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动力,快速形成主导性力量,以资本为前导,以自由市场为手段,打通冷战时期无法进入的疆域。在扫除与其对立的社会主义阻力后,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契机终于出现。从这个角度来思考,全球化意味着冷战的松动,冷战时期相互隔绝的地区开始发生关系。(我们故意用“松动”而不用“结束”,是因为冷战结束仅是欧美地区的讲法,并不适用于描绘东亚地区的状况。南北朝鲜,特别是台海两岸,仍然没有摆脱冷战构筑的基本格局。)也正是在这样大环境的变化中,学术生产方式开始发生巨变。如果说冷战时期的美国大学及学术生产受制于国家意识形态,那么九十年代以后,支配的力量则逐渐由全球竞争的市场导向所取代。美国加州大学资深讲座教授三好将夫在二○○○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全球财团化的效应最为清晰的巨变,表现在学术生产力的外观及政策上。课程注册人数的多少、学位的授予量、博士找到工作的比率均受到高度的控管与监视,就像把这些数字当成是工业统计来看待。学术是用出版量及引文数来丈量计算。更重要的是,处理研究经费及捐款的研发部门,成为大学中最为主要的部分之一。”(Masao Miyoshi,“Ivory Tower in Escrow”,Boundary 2 27(1):19.)也就是说,九十年代以后的美国大学,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专业化现象,背后的基本逻辑,其实就是快速地走向私有化及市场化。在这样的情势下,貌似客观的量化评量表开始出炉,用以丈量学术表现。大学的形象与在社会中的定位也开始快速地变化。一旦私有化与市场化的逻辑推到极致,在未来全球畅通无阻的状况下,教育机构极可能只剩下有名的品牌大学能够存活。如哈佛大学很可能像麦当劳一样遍布全球,以长期建立起来的品牌到处攻城掠地;或是如我们已经看到的现象,各地大学为求生存,与名校进行所谓策略联盟、相互拉抬,如新加坡国立大学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远距合作计划即为一例。
  以美国为核心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化的走向,不但牵动后进地区,也成为其不断模仿、跟进的标准。像中国台湾、新加坡、韩国乃至于中国大陆等地,也在彼此竞争的压力下,开始把学术生产做成可以量化的指标,甚至归结到总体竞争力来计算,以量化得分多少来实施奖惩。每个学校可以分到多少预算资源,甚至于是否必须退出“市场”,都与此相关。为了在国际上竞争,又提出各种各样的卓越计划竞标,想要在国际大学的评比中占一席之地;或将几个大学联合起来,加大学校的体积,在国际评量表中取得更多分数。下降到个别研究教学人员,应运而生极为简化的量化记账方式,SSCI、A&HCI、TSSCI等都是这样的产物,以一条鞭的量化方式丈量所有的人文社会学科。
  讨论至此,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波学术生产的变动,主要的动力来自台湾外部,特别是美国学院的变化。所以必要的进一步提问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运作逻辑,会如何重新定位学术生产,特别是与人文社会学科相关的部分?如果一切以市场、生产力、利润为依归,那么可以想像的是:以前国立大学的经费来自于人民纳税的钱,研究及教学还有相对的自主性,不必以市场为判准,但在私有化过程中,哪些课程选的学生多,哪些学科及哪些个人可以将经费带入大学,就将成为学术发展的主导性力量。为了争取企业界的捐助,学术生产被重新定位的一种方式,是成为产业界的研发部门(R&D)。在此条件下,人文社会学科所能扮演的角色则是公私智库、研考部门,乃至于包装(packaging)、对于市场潜力的社会文化分析与利用,甚至被迫从属于商业管理学院的知识典范。原先人文社会学科作为反思性社会进步动力的角色,也就相对地遭到淹没。类似这样的走向,是否会成为未来的趋势,我们不得而知。目前我们看到的是,能够配合大势的学科,已经欣然配合;不能立即接轨的学科,正在努力地找寻衔接点。反思的意见,几乎没有发出声音的空间以及正当性。
分享:
 
摘自:读书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