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深不知处


□ 奚 晗





刘丽一直到3l岁上时,不仅是别人,连她自己都确信她是一个不会生育的女人,用她丈夫王子刚的话说就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王子刚曾在酒后无数次地辱骂她:“老子怎么会讨你这只不下蛋的母鸡?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确信自己不是“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是在她被另一个男人强奸后。
那天,刘丽下晚班后刚出厂门,推着一辆破自行车的她小心翼翼地走上清水河上那座滑溜溜的石拱桥时,突然就被人从后面捂住了嘴,她的一双手被反剪着,被人拦腰抱起,那辆破自行车往前挣了一下,一骨碌就栽进了清水河里,发出几个“哗啦”“咕嘟”的音符就沉了下去。
刘丽拼命地踢蹬着一双好看的长腿,企图摆脱被人勒住的命运,然而那人的—条胳膊却像一道牢牢的铁箍一般把她紧紧箍着,甚至是越箍越紧,她想喊叫,可她的口鼻被紧紧地捂着,只能发出一丝像垂死的病狗一样呜呜的声音,那声音即使在寂静的夜里也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她感到自己就像被捆在一匹疾驰的烈马上,被动地往前狂奔,一直奔到前面的一片橘园里。知道清水河的人都知道这片橘园,它是清水河附近的菜农种植的,已经开始垂果了。天刚下了雨,雨停后的橘园里发出阵阵橘树的清香,刘丽尽管被人捂住了口鼻,但她还是闻到了这股好闻的气息。
烈马继续往橘园深处跑,刘丽不再挣扎。挣扎也没用,四野无人,她只能听任宰割。她嘴里不能喊,头脑却特别地活跃起来,这个把她扛到这里来的人究竟要对她干什么呢?抢劫?她很快又否定了,因为她的身上只带着几十块钱,而且那钱还在她的包里,那包挽在她的自行车龙头上,这会儿早已随着那辆破自行车栽到清水河里去了。强奸?似乎也不太可能,厂里有那么多上晚班的年轻妹子,干吗要强奸她一个结婚多年、已经三十出头的女人呢?突然,她就想到了谋杀!一阵恐惧从心底迅速传遍全身,她禁不住全身发抖,手指痉挛。她没和任何人结仇,为什么有人要杀她?
她立即想到了丈夫王子刚,一定是王子刚派人干的!他肯定是看她不能生育,想找人害了她再另外娶个妻子。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来,她在心里恨恨地咒骂着:王子刚,你他妈的太狠毒了,老娘不离婚,你就要杀我!你这个该天杀的!
正在绝望之中,她却被那人放了下来。她发现身子下面居然还铺了一块雨布——那雨布像是早就铺好的,因为她被那人放下时,就直接被砸在这块雨布上。雨后的天空下渐渐有了几颗稀疏的星星,借着淡淡的星光,刘丽看见那个人脸上蒙着一块黑布,像电影里的蒙面大盗,她的心缩得更紧了。
显然那人因累而有些气喘,他喘了两口,就突然从旁边的一棵橘树上扯下一根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把刘丽的双手反剪着捆在了背后。
刘丽挣了一下,捆得很结实,动和不动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