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在高天自在游


□ 黄文山

  周峨眉先生以善画金鱼闻名。水墨淋漓间,一尾尾或头戴紫冠或肩披虹霓或身被墨染的水中精灵,正摇头摆尾、逍遥自在地快意优游。只是画面上不泛一道波纹,不起一抹水花,更不见或圆或方的盛水之器。空间由此被延展了,于是金鱼们的愉悦悠悠地穿过画幅,通向无边;时间似乎也被延展了,无由暑热寒霜,无涉晨曦夜幕,快乐的时光正随着鱼儿的游弋漫漶开来。没有界限,没有始终,那金鱼是自由的,自由得可以游进荷花塘里,游进柳叶丛中,乃至游近一树老干,与灼灼梅朵相互嬉戏。有时它们三两接喋,喁喁作私语状;有时它们列队而行,款款为霓裳舞;有时它们任意西东,懒懒若慵倦态。没有了空间和时间的束缚,鱼儿得其所哉,如游浅底,如翔高天。此时此刻,画家自己也是自由的,鱼儿是她驰骋的思绪,是她敞开的世界;也是她用心灵诠释的艺术之道、人生之道,传达出乎凡生活的精微和情趣。此景此情,看鱼之人,往往也和翔游的鱼儿一样,和写鱼之人一样,释去重负、忘却烦忧。观鱼之乐,其乐融融,一片好心情都溶解在这透明飘渺、无遮无碍的水幻图中。
  三鱼图似乎是峨眉先生喜欢的构图方式。三为一小众,三鱼行,行出众生像:为食而争逐,缘情而徘徊,因欢而曼舞。活泼泼的三条小鱼竟能演示出生命的万千形态。未了,在边款上淡淡地落下“峨眉写三鱼”的字样。此外,还有九如图,九鱼戏水,端得情态各异,而那无尽的逡巡,那专注的寻觅,又岂仅只是游戏二字?她的《鱼戏莲叶间》,画的则是纷至沓来的鲤鱼,正赴一场荷塘盛会。莲叶正肥,菡萏乍放,倏忽而来千百鱼儿,嬉游其间。它们鼓吻奋鳃、腹鳍相摩,似有说不尽的知心话语。远远地水天相接处,若隐若现,似无似有,总归是那狂欢的水中生命。
  观峨眉先生的花鸟画,总能感到在飘逸自如的节奏和韵律中蕴涵着勃勃的生机,充溢着一种对人生和自然的关切情怀。《三月羊蹄,悠悠扬扬》,娇艳欲滴的羊蹄花,诗意地摇曳着颤动的花枝;双飞的乳燕,仿佛被暖风托举着,将优雅的剪影定格在画面上。满幅春光,便这样在猎猎风声中,在燕子和羊蹄花的轻盈舞姿中,无限生动起来。《春之韵》,几茎白色的蝴蝶兰,似正急切地从花篮里踮起脚跟张望。隐约可见花茎上捆绑着细细的铁丝,但掩抑不住的是自然物象的无声召唤。看它们临风顾盼的娇媚神态,仿佛听得到那渐来渐近的春的脚步声,闻得到那渐来渐浓的春的气息。
  她数量不多的山水画作亦让入耳目一新。她对自然山水的亲身体察及对古人笔墨、丘壑的领悟,形成了独具的山水画风。《水往低处流,山高水更高》,画题便不寻常,构图更为奇特。但见整幅画面布满山峦瀑流,雄浑的大山,在这里仅仅是宏阔的背景,水才是画中妁主角。山不见顶,不知其高;水不见底,不觅其源。众水喧哗,无遮无碍。可以看到瀑流下落的各种情态,有急匆匆,一泻到底的;有从容优雅,款款而降的;也有寻找岩石作落脚点,悄然离队,但最终又不得不从岩石上漫流而下的。于是,水流纵横交错,穿梭往来,展开一幅纷纭变幻的生命景象。《龙飞蛇舞》充满了想象力,狂风中,挺拔的劲松,瞬间作态,虬曲的枝干随风乱舞,如一支巨笔在天地间疾写狂草,纵横恣肆,气势逼人。《村野秋色》绘一恬静的江居图,正清秋时节,村舍寂然,野渡无人,惟一犬独赏如诗风景。画卷构图简洁,敷色清淡,只是用一树黄叶晕染出满眼秋色,让人醺然欲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