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意林居笔录(诗歌)


□ 非马

  缅怀

他们的姓名挂在

墙上

任凭雨淋日晒

他们是:士兵商贩农民小学教员

孕妇儿童小作坊主流浪艺人

……这些已不重要

在1937初冬的南京城

这些无辜的生命都被

圆圆的枪口

噗哧一声画上句号

这些名子挂在墙上

已经很久了

一些笔画旱已脱落

四肢不全

又或像时间的脸

模糊不清

  一个人

隔夜的风还在阳台上

溜达

像一个人窸窣的喘息

一个人曾经反复地絮叨

活着很累

真想好好躺下休息一会儿

未曾料想

说躺下也就躺下了

与大地永远保持

平行了

每次聚会一个人空出来的位置

像一处时间的伤疤

我或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

绕开

生怕稍有不慎

伤疤里淤积的血便会一滴滴

流出来

  怀念

翻箱倒柜找出这两个

汉字

却是旧的曾经被别人使用过

很多回

我像是江宁府中谋差的

刀笔小吏

每天面对趴在案桌之止的

各种文字

点头或鞠躬

关系亲密

我很怀念多年前那一段

清水一样的日子

粗布的袖口不藏黄白之物

唯有风来来回回

尤似一个寒酸且又清高的秀才

吟诗饮酒唱和

归隐于典籍里的贤士

在光阴深处遥遥地望我

一阙站立着的诗句

不大的庭院中一株枇杷树也陪同我

一道站立

枝叶繁茂只是我偶尔唱出得

之乎者也

震落一树寂静

  那场雪

冬至以后雪下得更加

毫无顾忌

把俗世变白连同一个垂暮之人

最后的叹息

这之后的日子里

我像是罹患了恐惧症

总是害怕黑暗的

莅临

漫无边际的孤独与寂寞

被时间描摹得

比黑夜更黑

滴滴答答

我总是极力规避

那一片白

未曾料想许多年后

那场雪又在我的两鬓处

飘下堆积

  藏不住

一辈子寡言少语

临近晚年却开始无休止地

唠唠叨叨

嘟嘟囔囔

他怕晚年太晚

已没有太多说话的机会

很多藏匿了一生的秘密

此时像破旧的老宅

四面漏风

藏不住锈驳的过往

头顶上的白发亦不能像一盏灯的光亮

驱赶比夜还长的黑暗

自言自语似是某种安慰

又仿佛是孤与独之间的交谈

  责任编辑/夏海涛

  张艳梅点评:

  这一组诗,表达了诗人的历史与现实忧思。《缅怀》是历史的伤痛,《怀念》是一个人的伤怀,《那场雪》是岁月沉重的叹息,《清明》是生与死慢慢缩短的距离,《脊梁》和《乞讨者》是社会生活实录,《故园小镇》是说不尽的乡愁。诗中那个略带感伤的抒情主体,不断对历史和人生发问,穿越回前朝只不过是文字里的幻觉,粗粝坚硬的现实就在眼前,如何面对这一切?家园的青山碧水早已面目全非,找不到心灵的皈依之所;都市的高楼大厦敌不过时代的滔滔洪水,湮没了无数生命的挣扎。诗人写出了自己内心的声音,也写出了时代的共鸣。

  (张艳梅,山东理工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中国第二届网络文学大奖赛初评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意林居笔录(诗歌)”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