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郭凯敏故事:再回首坎坷成梦


□ 状 态

我要上山下乡
在海南,最困难的时候,郭凯敏买不起两张回上海的机票,只好给家里打电话说,生意太忙了,春节实在是抽不开身,就不回去了。到最后,大家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他办了个影视城,已经资产上亿;有的说他在海南炒房地产,刚开始赚了好几亿,后来赔得一塌糊涂;有的甚至还传说他因为经济问题被抓了进去……

小时候根本没想过要当演员,要说和文沾点边的,倒是想当个作家什么的。那时候没多少书可以看,就喜欢一个躺在床上天马行空地想,把自己想成英雄什么的。
——郭凯敏

童年时的郭凯敏,最大的梦想是每年暑假休“探亲假”。每次,外公、外婆大包小包地把他和妹妹送到火车上,还要再三跟列车员打招呼,要列车员在途中照顾这俩孩子。这边上海的火车还没开动,那边石家庄的父母就心里慌慌地准备接站了。
郭凯敏的父母都是地质工作者,当时在石家庄地震局工作。地质工作者常年奔波在外,异常辛苦。那时候周恩来总理下了个文件,意思是地质工作者由于其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子女的户口可以落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郭凯敏的奶奶是上海人,他的户口就落在了上海。郭凯敏六岁以后就和奶奶生活在一起,直到后来他作出人生中最大的决定:离开上海电影制片厂。

少年时的郭凯敏,最大的梦想是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那时候,别人一问他初中毕业要干吗,他就扯着嗓门豪气冲天地说:上山下乡。可是他越是这么说,别人越不信,心里可能还会嘀咕着,这孩子年级轻轻,城府倒挺深。
郭凯敏有个妹妹,从小就得了哮喘,是全家人的一块心病。郭凯敏虽然比妹妹大不了几岁,但是很早就明白了“哥哥”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按照当年的政策,所有的知识青年都必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后来政策逐渐放宽,一家的兄弟姐妹里面必须有一个人去。因此,1974年上海歌剧院到他们学校来招歌唱演员,老师推荐他去面试时,他死活不去,他说:要是真把我招了去怎么办,我还要上山下乡呢!
当然,后来在老师的“威逼利诱”之下,他还是去了,心里就想我不好好表现不就完了吗?到了教室,他若无其事地唱了首《我爱这蓝色的海洋》,又唱了首《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之后老师使劲捏了捏他的喉管,就把他打发走了。走出教室时,他还松了口气,心想这下好了,又可以上山下乡了。
可是一星期后,老师兴奋地跟他说,录了录了,过几天去歌剧院检查身体,要是身体没问题,就下通知书。郭凯敏说,我不去。老师问,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去。郭凯敏说,去了歌剧院我上山下乡怎么办?我妹妹怎么办?老师说这个情况可以跟学校反映,你去歌剧院也是为人民服务,同样可以接受锻炼,跟上山下乡是一样的,这样的话你妹妹就不用去了。听了这话,郭凯敏这才松了口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