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挂在墙上的藤椅


□ 罗春会

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周以了,心情的凝重只有每每看到报刊上周以的作品,才会有一丝舒缓。
昔日我们曾经在一起谈诗论文,评头论足。几包不带嘴的香烟,一瓶用牙咬开的白酒,就在他简陋的半间宿办合一的房间里吞云吐雾,高声喧哗。他先是我的老师,在我也做了老师的后来,我们就成了乡下少有的沙龙文友。
过去的春夏秋冬一幕幕浮现在我眼前,那把他可以写作可以闭目养神的藤椅上,周以现在过得怎么样?这使我决定去看看他。
当我在这个世界已被人遗忘的时候,我也想到已经被我们遗忘的周以。
过去我从没有感觉城古到坡寺这段路的难走。我心里的亲切是因为和周以、江环常常在这里的春天、秋天去坡寺河散步,看春天的花儿艳艳地开放,春天的风儿徐徐地吹拂,还有秋风飒飒、黄叶飘飘的秋景。
江环是我们公认的诗人,也是一个懒人,勤奋出不了诗人,诗人的思维是灵性的,所以江环让我们一直看好。周以则擅写小说和散文。我是什么都能干,什么也干不精的人,但这不妨碍我与周以、江环成为好朋友。江环离我和周以较远,许多时候,我是一个人和周以在一起的。
那时周以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走起路来铿锵有力,永远有健康的身体可以为他的创作提供旺盛的精力。但是他似乎并不好与人做闲暇的逸情或者有一些生活里的幽默,他显得很孤单。我没有看到过他曾经在众人堆里开怀地大笑,而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周以却常常情意旷达,精神饱满。
现在我怎么也找不到过去的感觉,飞驰而过的汽车后黄尘滚滚,世界已在尘没中。
坡寺中学是周以度过青春年华的地方。那时他风华正茂,青春意气。我那时只是他的学生,对于老师的敬畏使我不敢在他面前随便,连注意他的一份胆量都没有。可我十分地注意到了他桌前的那把崭新的藤椅。
周以并不是我的代课老师,我只是和一个要好的同学(周以的老乡)去周以处游玩而已。五年后我也成了教书育人中的一个分子,回到坡寺镇。不同的是我是一个小学教员,周以仍然在坡寺镇中学,依然是教语文的教师。他除了教他的语文外,依然孜孜不倦地埋头热爱他的文学。
尽管周以还是我的老师,我已经可以坐在他的床边和他说些码文字的乐趣。其时我们常常听到隔壁周以的同事们在哗啦哗啦地码方块,很清晰地传来六万、八万的声音。
我也喜欢文学,是上大学时受了《苔丝》的影响,那时我突然开始十分热爱把情绪写在纸上的原因,是因为我那康安的女友抛弃了我。心里的落寞使我不愿虚度光阴,以至走入社会还沉浸在这种别人已经非常蔑视的行当中。
我从我工作的那个秋天开始的午后,在没有校长、主任的工作安排,没有朋友前来打扰,没有爱情光顾的时候,就要去坡寺中学找周以,许多时候我只是去坐坐,看他写的草稿,还有发表的作品。
记得我找周以经过坡寺中学没有围墙的操场时,还想到自己曾经以少年的心情打过篮球,做过早操,非常刻苦地背诵过茅盾的《白杨礼赞》、政治上的资本主义哲学,周以每天都要跑环形的步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