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风沉醉的夜晚


□ 徐 风

春风沉醉的夜晚
徐 风

  遥想那1131年春天的油菜花一定黄灿灿地开得好浪漫。一个名叫岳飞的大将军带着他的抗金大军,在江南宜兴的丘陵地带与金兀术所部激战犹酣。山清水秀的宜兴在金兵的作战地图上就好像一只黑色的蜘蛛。金兀术大人已经被这只黑蜘蛛蜇得遍体鳞伤,惨烈的战争总是让太多的女人哭坏她们美丽的眼睛。天下人都知道,一个小小的宜兴,竟然成了岳家军的发祥地。假想这时候有一个宜兴人不合时宜地前往大金国访问,他一定会被愤怒的金人撕成碎片。
  时间飞越了八百多个春秋,是2006年的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一个来自江南宜兴的游客,悠闲地坐在大金古都——阿城的一个弥漫着乡情的小剧院里看二人转。当晚的本地电视新闻,正在播出“中国作家看阿城”活动的消息。大家都知道来访的作家采风团里有一个人来自江南宜兴。宜兴一定很美吧?热情的阿城朋友都这么问我,接下来的话题,总是要说一说金兀术老爷子的,想当年他在宜兴与岳飞打得好苦啊。岳飞和宜兴是什么关系呢?哦,原来岳飞还是宜兴人的女婿,怪不得他打起仗来那么卖力。按照今天的逻辑,如果金兀术首先给宜兴人的网上发一个帖子,说他也喜欢宜兴的美女,然后给宜兴人磕头,做女婿;那仗还能打得起来吗?岳飞不抗金,也成不了大英雄了。这个损失大得谁也担当不起。如此混账的推理无非让大家开怀大笑而已,我突然觉得,这笑声箭镞一般穿越了八百年历史隧洞,它的碎片弥漫在北方浓烈的白酒、热气腾腾的猪肉炖粉条、风味独特的俺家杀猪菜里,弥漫在血肠子、黏豆包、大白菜鲜肉馅饺子的气息里,弥漫在东北二人转的悠扬顿挫与应接不暇的笑料里。
  阿城的夜晚月明星稀,五月的风被温柔的白杨林过滤了一遍,散发着丝丝缕缕的清香。这一片雄性的土地给我的第一感受,竟是温柔与缠绵的重奏。离此不远,有萧红的故居,旁边流淌着蜿蜒、清澈的呼兰河水,我能感觉到那一片独特的气场,清爽而恬淡。是月光的恍惚,在助长我的遐想,在那街灯的阑珊处,闪烁着萧红幽怨的眼波。月光婆娑的白杨树影里,隐隐地,是梦呓般的箫声,仿佛是一个罗裙少女在悄吟着《呼兰河传》里的某个章节。北国阿城的温柔部分正在夜色里悄然放大,心,已然似一只扶摇直上的风筝,冲向那深邃的天际。而我的耳边不断被告知的,则是大金古国说不完的辉煌历史。夜色中的女真部落遗址一片模糊,岁月在那些遗址上追加的情感部分,想必早已超出它的原始意义。以我们今天的眼光,五十六个民族早已是亲密无间的大家庭了。雄性刚烈的大金古国则匍匐在公元十世纪初的金色晨阳里向我们深沉地诉说着它的往事。完颜阿骨打,这位女真族的传奇英雄,能征善射的金太祖,以抗辽、灭辽的胆识而挥写出一部历史的华章。如果与当时繁华的汴京城相比,这个位于偏僻的东北一隅会宁府的金国大都确实是个地老天荒之地,既无锦帷绣幄,香草美人,亦无楼台水榭、巍峨宫宇;但就是在这样一片“不毛之地”上升起的火焰,一直烧到了大宋的版图,烧毁了宋徽宗赵佶佳丽如云、粉黛如山的好日子。当时这位曾经创造了“瘦金体”的昏皇帝,身边聚集了太多的文人、词家、书家、画师、道士以及青楼里的尤物,这些性情男女好不容易挨近了皇上,哪里肯放松半步?各种名义的“笔会”和“演唱会”想必是白天连着黑夜,一个接着一个。连皇城根下引车卖浆的平头百姓都知道,皇帝最宠爱的名妓叫李师师。而“行幸局”竟然是官方下属的安排皇帝嫘娼的专职机构。汴京城正在纸醉金迷、春光乍短,会宁府这边却金戈铁马、杀机正涨。攻灭辽国的胜利助长了完颜氏族入主中原的野心,对于宋徽宗这样不理朝政的银样蜡枪头,此刻不打,更待何时?金国人所觊觎的,不仅仅是大宋的金银珠宝,更是大宋的膏腴疆土。对于习惯了游牧渔猎的金人来说,只有战争才能让他们血脉贲张,只有在奔腾的马背上,他们才能用矛戈写出荡气回肠的史诗。

  于是,1125年12月,金兵分东西两路向北宋统治的中原发起了进攻。
  完颜阿骨打的四儿子完颜宗弼,就是在江淮及中原地区人们心目中几近于恶魔的金兀术。史载,少年金兀术勇锐悍烈,在征辽的中后期即以雄威英武扬名军中。一次,他率百骑追袭辽天帝,箭断骑尽而全无惧色,乃奋力冲进敌营,连杀八人,生获五人,辽兵惊悚溃退,金兀术则名声鹊起。他出任南下攻宋的统帅。追撵宋帝逃至江浙入海,江南百姓则饱受涂炭。史志与演义在描绘这位一代雄主的时候,没有忽略记录他那长长的阴影。《说岳全传》里的金兀术,则已是被妖魔化了的四狼主。但无论如何。我愿意用想象去走近他。我想他在率兵开进宜兴时的心态可能会比较轻松。南京留守杜充已向金兵投降,常州也轻易拿下,宜兴不过弹丸小城。他想象不出在这里还会有酷烈的战斗。阳光将他的盔甲擦拭得新鲜光亮,他的骏马迎风飞扬着长长的鬃毛,我能隐约听到他身后那些兵器相撞的声响。这里的空气像水果一样甜蜜多汁,山峰叠翠、太湖漫漫,古阳羡的百里山川一定令他心旷神怡;江南的米酒纵然太甜,但畅饮之后那种晕晕乎乎的感觉甚合于进入极乐梦乡。但是金兀术的宜兴战役实在打得太差,湿热的淤泥里到处都是金兵留下的盔甲,岳家军简直无处不在,所有的湖光山色都成了可疑的美丽圈套。这年四月,岳飞在宜兴西部的太华山区摆了一个口袋阵,一向精于山地战的金兀术竟然大败。据说岳飞打了胜仗就喜欢写诗遣兴,他在张渚山镇附近的金沙寺泼墨题壁,抒发其光复山河的壮志宏愿。我想,那诗词应该是“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史载当地有一位宋神宗元丰八年的进士张大年,家中有一座清幽宜人的“桃溪园”,传说这位张进士诗词俱佳,与岳大将军颇多唱和之作,后人将其凿成诗碑,供万世敬仰。岳飞的宜兴妻子李娃,还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即三子岳霖。应该说岳飞在宜兴不仅找到了当英雄的滋味,还找到了当男人的感觉。
分享: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