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莽昆仑


□ 马卡丹


“横空出世,莽昆仑……”穿行在昆仑山脉的褶皱间,不由人吟咏起毛泽东这脍炙人口的词章。“莽”是真真切切体味到了,无边无涯的荒莽,在你的眼底、在滚滚的车轮下延伸,数不尽的山包或嶙峋或舒缓,从你的耳畔无声却迅疾地掠过。好些天了,眼底延伸的总是原样的荒莽,耳畔掠过的还是面熟的山包,昆仑铺展开一台巨大无比的复印机,不知疲倦始终如一地吐着相同规格的荒莽,那仿佛无始无终的荒莽。传说中的夸父据说就是沿着昆仑追逐太阳的,沿着不断延伸的荒莽前行,你几乎要疑心倘若锲而不舍,你的双足或许将会踏上另一个星球。
不过,走在昆仑,他很难给你“横空出世”的感觉。绵绵延延的山,层层叠叠的山,挤挤挨挨的山,隔着荒原与你静静地对望。没有一座展示拔地而起的傲然,全都矮矮地蹲着、坐着,一脸谦虚。矮个儿的在前,高一点的居后,那戴着雪冠的大高个儿则在最后一排,规规矩矩地想要听你演讲。可你说什么呢?“峰外多峰峰不存,”陈毅元帅过昆仑山倒是直率地写下了他的感受。可你怎么忍心说出你的失望呢?你怎么好意思说,家乡那不足千米的山峰都有一柱擎天的昂然,为什么这人称“万山之祖”的昆仑,这中华民族最伟大的山岳图腾,反而是这样的舒缓,全无翘首问天的气魄呢?
想像中的昆仑是这样的巍峨,万仞耸立,与天相接,那是冰雪的世界,银装素裹,气象万千;想像中的昆仑是这样的神奇,西王母、瑶池、蟠桃宴、五色祥云、鸟语花香、仙乐飘飘。怎能想像这神话的故里,为你展示的竟是混沌初开般的一派荒凉、苍莽,你就像刚刚登上月球的宇航员,脑中萦绕着嫦娥、玉兔、桂树,眼前却是猝不及防的原始的铺天盖地的洪荒,你失望,你目瞪口呆,你的生命遭受了千年不遇的地震,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着传导无以言说的震撼。
其实你早该预料到了,一周前在飞机上,你不是依着舷窗,与莽莽苍苍的昆仑有过照面么?机翼下的昆仑千峰万谷,连绵起伏,大片大片的山脊,裸露着一色的苍黄,只有天边白云相接之处,静静的雪峰泛着白光,端庄而从容。你或许就是被雪峰无与伦比的气质震慑住了,那么目不转睛,置千峰万谷而不顾,你以为那雪峰就是昆仑,你竟然忘了昆仑是中国最长、面积最宽的山脉,雪峰不过是昆仑的一隅,没有那万峰簇集,又如何展示博大与雄浑的本色?
现在你日复一日面对的就是这亘古的博大与雄浑。山的军团铺展开绵绵无尽的队列,迎接你的检阅。纹丝不动的白云伏在山肩,如扬起的大纛。每一道山峰都是一个矮矮的壮士,没有肉,只有骨,嶙峋,峥嵘,尽显阳刚之美、之烈、之悲壮。亿万斯年,昆仑就是这样坚忍而缄默,敞开心胸,裸呈在天地之间,阅尽大自然沧桑变换,却从不屑人间的荣辱兴衰,如脱俗的神仙远离人世而高蹈,让中华民族的先民驰骋想像悠然神往。西王母啊,夸父啊,瑶池啊,仙海啊……中华远古的神话几乎难有例外地都与昆仑结缘,可谁料在先民想像的极限之处,却是尽去雕饰的亘古的荒凉。广袤无垠的川原上只有一层稀疏的薄薄的绿色,但就是这样稀薄的绿也在山脚戛然而止,山体无花无草甚至无土,只有石头的骨架嶙峋。或许是为了抚慰先民的神往,这石头的山骨竟是五彩斑斓:红色的、铁色的、乳白色的、石绿色的、夜一样黑色的,所有的颜色都是石头的颜色,都是亘古长存的不变的本色。五彩山啊,男子汉的山,阳刚的山!虽只存山骨,却自有一腔激情,幻化五彩,独具震撼人心的壮美,就像失去头颅的刑天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挥舞干戚凛然不屈,带给你的是难以言说的震撼。你何曾见过这样的山、这样的壮美呢?所有的山石都是嶙峋,却没有一块与世间的飞禽走兽、花草虫鱼象形。不,什么都不像,就是美,美得悲壮,美得触目惊心。“昆仑魄力何伟大,不以丘壑博盛名”,昆仑是不以一景一致、一丘一壑浪博虚名的,只以整体的博大与广袤,只以无与伦比的壮观,让你震慑:昆仑 ,地球母亲最辉煌的身段啊,是哪一位诗人这样动情吟唱的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