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庐山幽谷(二章)


□ 姚雪雪

  美人鱼的夏天
  
  夏天年复一年地来了。
  沿着被常春藤密密匝匝攀援着的石墙,从河西路走到脂红路。从前这路上一个旧大门已封砌得了无踪迹。
  大门很久以前就紧闭着,紧闭的院落毗邻着东谷电影院,也靠近教堂。旧的大门外歪歪斜斜挂着一个“游泳池”的牌子。东谷游泳池1988年关闭,已经十年没有开放。游泳池有着船一样弯曲起伏的岸线,但它失去了水流,日久天长,像一条在正午的太阳下晒得无声无息的死鱼。
  生活在庐山上的人,似乎早就忘掉了这个迂缓、沉静的院落。本世纪第一个春天,河西路上有一个簇新的大门彩旗飘飘地开放了,这是新营业的庐山体育宾馆。庐山无数的宾馆中又增加了一个。人们发现这个门与从前脂红路上的旧门关着的是同一个院落,人们这才蓦然想起来,游泳池哪里去了?从前我们玩耍的地方哪里去了?往后孩子们还能到哪里去游泳啊?
  游泳,想一想该是充满了时尚与灿烂气息的运动。它与炎夏有关,与身体的线条有关,与柔情一样的碧波有关。从庐山气候看,适宜游泳的季节不过盛夏时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而且还只适宜中午下水,早晚水就很凉了。因为不热而且生活的快乐变得多种多样,所以建在30年代的东谷游泳池关闭之后,人们似乎并不介意。
  直到有一天发现,游泳池彻底没有了,才不由得惆怅起来。
  无论如何,庐山从前这个国际化的都市,时髦的水上运动曾有过热热烈烈盛极一时的时候。六七十年前的庐山,露天游泳池有三处以上。
  30年代,有着“美人鱼”之称的跳水冠军杨秀琼小姐,她到省城南昌曾是一大新闻,省城下沙窝游泳场就是那时所建。庐山自然比不上省城大,1934年7月28日,杨秀琼来到庐山,谒见林主席,这一行少不了轰动一时。下午美人鱼在芦林游泳池表演,观众竟有两千人之多。想想看,两千人汇集在游泳池边伸长脖子望花了眼,大概连牯岭街上的行人都走空了吧。
  1935年8月,庐山上竟然还举办过国际游泳赛,有英、意、日、美、德、俄、奥等国家参赛,共计有男子九项女子六项比赛项目。为了这次比赛,芦林游泳池新筑了钢筋混凝土池底,添设了喷水浴室、消毒洗脚池,在池沿架设铁栏铁梯,并添设了日光浴场和无线电收音机装置。一年后,芦林、大林两个游泳池和更衣室又进行了修整。为了方便游泳的红男绿女往返芦林游泳池,中国旅行社特地将轿子费用自旅行社门口到芦林游泳池每次往返减少洋三角。芦林靠近俄国人的租界,白俄人一天不落地爱下水,那架势颇有些横扫一切。庐山人说外国人体质多好,不怕冷。
  从前有一篇文章,写在1936年,作者取了一个“天涯游客”的笔名,文章名为《庐山风景画》,这文章把一大段的笔墨留给了游泳池:
  芦林游泳池是庐山最宽大、最绮丽、最香艳、最著名的游泳场所。本来游泳是近年来暑期最流行的水国运动,夏季的游泳热,不仅是充满平地的繁华都市,这矗立半空的庐山,也很热烈地流行着。这儿距离牯岭极近,无数的男女,每日里奔向这儿,在柔静的池水里,尝试着水波的轻抚。一群群人鱼,粗壮的膀子、肥白大腿,拂着池水,优游浮沉,尤其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更是游泳者的活跃时期。淡红的阳光,轻吻着碧波,波纹里泛着穿着彩色游泳衣的人们,似乎是被风波动的。青碧草原里,摇曳着一朵朵娇艳的鲜花,透出那明媚风光,唯有知了鸟,却在树枝头安闲地歌着昏暮的曲调。夏季暮色中的芦林游泳池,确是一幅画家不能临摹的自然风景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