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奶奶王小梅


□ 夏龙河

●夏龙河

  公元一九三四年的冬天,一个下着雪的日子,王小梅刚过十九岁的生日。王小梅的父亲,一个曾经发奋读书屡考不中的落魄书生,背着小半袋麦子,换了三十二两带骨肉,炖了一锅粉条,给王小梅过了个空前富足的生日。

  肉让人唇齿生香。王小梅喝了几口自家酿制的地瓜酒,两颊泛上红晕,更是唇红齿白,艳若桃花。

  吃了肉喝了酒的王小梅对父亲说:爹,我想跟小叶去借几根绣花线。

  王小梅的父亲说:去吧。

  雪刚停,太阳出来了,风和日丽。王小梅穿着桃红的小棉袄,一脸的兴奋,走在漫天的雪白中。她一边愉悦地踩着积雪,听着呻吟似的,吱咯咯吱的声音,一边凤目流转。期盼着发生点什么,来抒发宣泄她的好心情。

  还真发生了点什么。

  一个很英俊的男子迎面走了过来。那男人,用现在的话说,就叫帅呆了。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是,这个帅呆了的男青年,还穿着一身新式的军制服,腰里别着一把枪。怎么说呢,叫一见钟情肯定不为过。王小梅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大帅哥带着几个手下,逶迤而去。

  走过之后,王小梅才看见,他们其中一个人拎着个桶,另一个抱着一捆红纸,一个手里还拿着笤帚。她就知道是贴标语的。这几年,贴标语很流行。并且,都是大事才贴标语。比如庆祝黎大总统即位,比如减租减息。

  王小梅往前走了几步,果然发现了张刚贴上的标语。王小梅认得字,看着那上面几个大字就念出了声来:恭祝中华民国段大总统即位。

  我爷爷那年二十六岁。他的同龄人,大都做了很多年父亲了。二十六,已是绝对的大龄青年了。我爷爷读过私塾,写得一手好字,喜欢读书,兴致来的时候,还喜欢写点打油诗,属文学青年之类,有浪漫忧郁气质。

  但他是个瘸子。小的时候,他的姑姑抱着他在围墙玩,不小心失了手,他从墙上掉了下去。他姑姑伸手抓,抓到了他的一条腿,把他给拎了上来。回家后,我爷爷老是哭,姑姑也不敢说出原因。大家不明就里,耽误了治疗,等不哭了,那一条腿也就瘸了。

  爷爷就这样成了一个忧郁的瘸腿大龄青年。

  我老爷爷起初很愁,后来不愁了。因为我那青春漂亮的老姑,主动提出为哥哥换亲。

  老姑是乡里秧歌队的台柱子。县里响应省里号召,搞新文化运动,让各个乡搞新文化。乡下人和文化交往不多,不知道新旧,但知道唱秧歌也是文化活动,就办起了秧歌队。但又要有个“新”的样子啊,乡长就让手下到大城市采购了一些新式的衣服,类似北京大学里,男女学生穿的样式,让秧歌队的队员门穿上。

  队员们就穿着这样的衣服唱秧歌,唱《小姑贤》,唱《锯大缸》。村民们没见过这样的唱法,感觉稀罕,都来看。锯大缸的小伙穿着这衣服不协调。我姑穿着女学生装唱《小姑贤》,却很惹眼。

  我老爷爷比较开明,我老姑从小跟着我爷爷一起进私塾读了很多年书,后来又到府里的女子学堂读了几年,因此颇有女学生风范,一举一动就很温婉,很纯情的样子,迷倒了一圈又一圈的庄稼汉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