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机的故事


□ 周百义

手机的故事
周百义

那时,我很羡慕少儿出版社夏君别在屁股后面一走一颤的黑砖头——那个会发出声音的家伙,他不管有人没人在场,总是旁若无人地将黑砖头贴在耳朵上,满脸写足了他的自信。要知道,1993年,那可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后来我当了社长,有一位半年没来上班的员工回来与我理论。他叼着烟卷,手里也拿着一个黑砖头似的移动电话,他坐在我对面,甚至我走到哪儿他也走到哪儿。我有些羡慕这位老兄了,这大家伙都有了,何苦还要找我争取回到这个穷单位呢!我这个村长还不知道何时能用上这种会移动的电话呢!
我的第一部移动电话是摩托罗拉V8088,在武广对面的小店买的。可能是走私货,很快就坏了。修了几次,最后扔在抽屉里。我的手机号码是办公室主任去给挑的:13908****266。她说是吉利数字。一路顺,路路顺。遗憾的是,我这是中国移动的号,虽然没有用过联通,却也早知道联通是移动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且,发生在我身边的好几件事让我开始有了新的想法。
我妻子一直是联通的客户,属于CDMA一类的。手机与号是我办的。
因为我是移动的客户,在心里,就对妻子的手机不以为然。好像一个是嫡出一个是庶出,每次外出,我让妻子将手机丢在家里,由我带上手机就行了。一来二去,妻子也适应了这种“男尊女卑”的格局,就是带上手机,也会将机子关掉,由我一人唱独角戏。
可是有一次到木兰山游玩,游兴正浓,手机响了。我一看来电显示,是单位总编室的,可还没说上两句,电话却断了,这样时断时续,接了两三次,也没闹明白。但总编室的同志锲而不舍,电话总是打过来,好像发生了十万火急的事儿。
这时,妻子不慌不忙地掏出她的手机,说,用我的试试。
我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妻子说,去去去!我的手机还不如你的。妻子没理会我,将我的手机夺过去,看了看来电显示,就用她的手机朝总编室拨。
真是自作多情。我在心里对妻子不以为然。
可是奇迹就是发生了,妻子拨通后递给我,说,就知道自以为是。我一听手机里的声音,果然比刚才清晰多了。
天啦,原来是单位里的一个同志在出差的路上犯了脑溢血,总编室的同志请示我要赶快派人去护理。处理完这事后,我才意识到刚才对妻子态度不好,忙不迭地向妻子赔理道歉。我说,你怎么知道你的CDMA就比我强,她说,不就是试试呗!
回家后,我把这事忘到脑后了,可是有一天我翻阅《湖北日报》,无意中瞥见一篇介绍CDMA的文章,才知道CDMA基站覆盖范围广,它能接收到其他基站发射过来的信号,并且CDMA能够在信号很弱的情况下正常通话。原因是处理语音信号时,采用的是数字语音编码技术,使用多个接收机同时接收来自不同方向的网络基站语音信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