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网络私拍照与身体快感


□ 甘森忠

  当今,我们已进入海德格尔所说的“世界图像时代”(马丁·海德格尔《林中路》),以图像取代文字的传播方式,已成为一种文化消费对象以及消费手段,而数字技术的发展使摄影与网络进入寻常百姓的生活,成为大众表达欲望的形式与交流的渠道,网络私拍照也应运而生。
  所谓网络私拍照,就是经由网络进行展示与交流的自身及亲友等的生活照片。网络私拍照的私拍可以是自拍也可以是别人帮助拍摄,镜头主要指向个人的私密生活,有强烈的现场感及表演性质。它并不在意主流社会的审美评价,不在意伦理道德观念,只求能真切地表达自我的感受,在一种相对私人的空间展示。但是,这些私拍照一旦发布于开放的网络空间,便转化为公共领域的消费对象,成为大众观赏并加以解读甚至再传播的娱乐图像。网络私拍照是消费时代私人领域向公共领域转变的表现,正如罗兰·巴特说的:“摄影的时代恰恰与私生活扩展到公众面前的时代——甚或是创造一个将私密公众化的新社会价值的时代一致,私密性被公开地消费。”(转引自顾铮《现代性的第六张面孔》)私拍照以其独特的方式占领网络,吸引大众的点击,因此网络私拍照实质是众多消费文化中的一种形态。
  网络私拍照无外乎这几种类型:美女帅哥型、性感裸露型、怪诞低俗型等,它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即以身体为表现符号。在消费文化中,“身体是快乐和表现自我的载体”(迈克·费瑟斯通《消费文化中的身体》)。因此,网络私拍照的盛行,体现了消费时代大众对于身体快感的欲求,这可以从三方面得到印证。
  首先,私拍照者通过网络以暴露自我身体以此获得被观看的快感。因为“消费文化容许毫无羞耻感地表现身体”(同上)。这与20世纪出现的一种人格有关。这种人格强调自我意识,认为人格是一种商品,试图出卖自我,希望自身更加好看、年轻、富有吸引力,这就是自恋人格,这种人格与培养这种人格的自恋文化指向一种新的躯体与人的关系。在与自恋的文化最接近的消费文化中,出现了新的自我概念,即极为强调外表、展示、印象设计的那种表演性自我(参见克里斯托弗·拉什《自恋文化》),“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至少我还能够勇敢地自我欣赏”(本为歌词,被演变为网络流行语)。当有这种人格的人进入网络世界,将私拍照发布于网络的行为就是自然而然的了。他们以将隐秘的私人细节和内心想法向他人展示的自我暴露行为为乐。以拉康的镜像阶段理论来看,网络私拍照也就是主体身体的一种镜像。主体在镜像阶段的主要活动,就是构造自我中心的过程,就是通过一个异化的镜像给自我虚构一个完善的形象。因此,镜像阶段也就是一个充满了想象、虚构和误识的自恋过程。在这里,镜像的私拍照变成个体监视自己的有效形式。网络私拍照的身体镜像是一种反观,是个体站在自身之外审视自己的方式,也就是说私拍者通过互联网这面镜子监视自身在公众心目中所受关注的程度,以此满足对自我的认同并达到自我人格建构的自恋过程。费瑟斯通认为,在消费文化中的自恋文化演化出了新的自我概念,即极为强调外表、展示和增强印象的那种表演性自我(参见费瑟斯通《消费文化与后现代主义》)。在消费文化中,强调个体必须具有表演者所具备的一切素质,并有意识地监督自己的表演。对于将私拍照发布于网络的人来说,他们就是表演者的角色,“被看”就是为他人的视觉消费提供产品。他们认为真正的快乐可以通过取悦于他人获得,因此,她们便以观众的目光为准则要求自己。她们不仅要以表演赢得观众,而且要以她们的容颜、身段、表情、性感程度等迎合观众的窥私癖。“面对镜壁,我们想搜寻自己能够迷住别人和给别人留下印象的明证。”(参见克里斯托弗·拉什《自恋文化》)这种自恋的文化与表演性的特点正好切合了网络私拍照人群这种暴露自己身体的欲望,满足了被看者身体的快感欲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