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路的前方一片苍茫


□ 柯真海

路的前方一片苍茫
柯真海

  王玉婵回矿上住了一个晚上,包巧媛就变得忧郁起来。
  那是个雨霁云开的春日,阳光照耀着,王玉婵穿一件雪白的皮装,黑得锃亮的头发上压一顶红色贝蕾帽,扭着水蛇腰显得分外妖娆艳丽。她穿过矿区街道,旁若无人地走进寡妇楼,直接敲开包巧媛的门。
  包巧媛被王玉婵的到来弄得手足无措。醒过神来以后她眼酸酸的,在王玉婵光滑柔软如锦缎的皮衣面料上摸了又摸,然后说:“玉婵你这打扮,真不比歌星影星差呢!貂皮大衣好贵的,你这件怕是要四五千块钱吧?”
  “四五千?!你再添两个四五千试试看能不能买这样一件回来!真是……”
  包巧媛刷地红了脸,惊愕地说:“真不敢想!”她不免有些内疚,也有点无地自容的隐痛。
  在这之前,王玉婵曾经让包巧媛猜过许多商品的价格,如真丝吊带裙、保暖内衣、纯棉免熨衬衫、鳄鱼皮坤包、嵌着猫眼石的钻戒、能让皮肤延缓衰老的人参水晶护肤品、据说一个小时也不会被磨破的超薄型安全套、每天擦一次就能瘦身的索肤特,以及五花八门的女人用品。她擅自抬高它们的价格,说这是多少钱,那是多少钱,夜总会里带回来的东西,哪怕是一卷卫生纸,到她嘴里都变成了稀罕品。她的话撩得包巧媛对到夜总会里去做事生起强烈的向往。
  包巧媛今年二十八岁,正是风韵的年龄。她的皮肤像是用鲜奶焐过似的,杏仁眼,嘴如杏仁却有杏仁的两倍,身子仿佛用手一掐便会冒出奶汁来,加上一向深居简出的,给人一副忧郁缱绻的模样。别看她已经寡居三年,走在矿区的街道上依旧是虹山煤矿最引人目光的女子。前看脸和胸,后看腰与臀,无不牵系男人的视线,让女人妒忌。
  包巧媛的男人死于三年前那个夏季的矿难,前年初冬她失业。起初,她独自坐在家里,十天半个月不出门,守着男人的遗像长吁短叹。后来盘着楼后边的一块菜园,只希望把心上的伤痛在体力消磨里抹平,因此她把菜园当绣花纳鞋底一般地做,精耕细作,勤勤恳恳。她不像别的寡居女人很快就与矿上的男人交往,除了父母和哥哥包巧山,在矿上她顶多走一走住在楼下的婆婆马筱玲那里,曾经的工友们也少来往了。
  王玉婵是包巧媛男人的妹子。去年,虹山煤矿临退休的劳资科长李琢林帮她进了省城,先在一家大酒店做楼层服务,后来嫌工资少,她又跳槽到夜总会做事。她与包巧媛一向谈得来。包巧媛总是盼着她每月回矿上来一回,与她住上一夜,把城里的新鲜事一字不漏地讲给她听。王玉婵每次回来都换一身服饰,她在屋里移身也有意无意走出T型台上模特的猫步。每当她在包巧媛的客厅里晃臀扭腰走动时,包巧媛就会睁大眼睛注视她,似乎她的每一个动作与姿势,都代表着都市女人的生活样式,等于自己也生活在城市里。王玉婵回省城以后,包巧媛就在阳台上一坐半天,她老是摆脱不了自己缠绵着的淡淡的愁郁。王玉婵的到来竟触动她心中的隐痛,心思便沉没在王玉婵描述的城市生活里。她的门一天两天轻易不会开,楼后边的菜园里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即使是阳台外的皂荚树已经新叶馥郁,矿区周围的山上开满了映山红,掐蕨菜撵兔子的女人小孩的欢声笑语满山闹,她也无动于衷。到了周末,听到过道里有脚步声,她会蓦地站起身来,快步上前去拽开门看一看。见走路的人不是王玉婵,她便深深地叹口气,然后又空空寂寂地把门关上,然后她便到楼后边的菜园里做上半天活。
  许多事都是她母亲魏润华过来帮她做。每次魏润华都站在菜园护栏门前喊她,把粪肥提进去,她便歇下手上的小锄头,撑着腰,看母亲用一个带把的铁勺舀粪肥淋菜根脚的泥土。一勺淋三根菜,直到桶里的粪肥淋完,母女俩才出菜园回她的屋子里去。

  春天随着白的黄的樱花来到矿区,王玉婵不再像去年那样每个周末都回虹山煤矿。包巧媛很盼望她能回来,楼道里一有那种轻巧清脆的脚步响,她就走到门边去开门。然而,一次次的失望让她情绪更低落。
  “怎么啦?”坐在阳台上,她凝目远望,雾罩在远山上形成雾冠,“我这是怎么的啦?”
  独自坐在家里,她便开始设想夜总会里的工作,想着她与王玉婵一样进出在灯红酒绿里,一个月赚一千多元,想着她省吃俭用也能买一件貂皮大衣。那是怎样一种幸福的生活啊!她越想越惊愕,想象竟然把自己感动得热泪都快要夺眶而出。她沉浸在想象的幸福里,像考古学家根据一些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残片想象着古代的社会风貌一样,如痴如醉。
  夏天随着三晴两雨的气候到来的时候,虹山煤矿家属区路面泥泞不堪,楼房的墙开始裂缝,顶上浸湿着雨水。年青的矿工们调到新开采的矿井去后,残败的老矿区里就剩余老人小孩,还有失业的女工们。他们几乎无所事事,吃饭睡觉之余,除了打麻将便是守着电视机看一些长长短短的电视剧。包巧媛不打麻将,也不喜欢看那些无聊的电视剧。她弄不懂为什么别人都津津有味的事,她却无法感受到那份趣味;为什么别人觉得日渐幸福的生活,她也体会不到幸福,老是觉得心口堵得厉害,老是觉得心里有些烦躁。那天中午,大概11点钟光景,母亲在过道里小声喊她,并轻轻叩她的房门,好一阵没有听到她的响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