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去九江


□ 陈永林

  水杏去米缸里舀米做饭时,米缸里已经没米了。木子昨天说好去弄钱买米,却没买。积压在水杏心里的怨恨便火山一样爆发了,水杏闯进木子的房,拿起桌上的书就撕。“我让你整天写这些既当不得衣服穿又顶不得饭吃的狗屁小说……”木子被水杏的疯样弄懵了,反应过来后,便抢水杏手里的书。水杏却搬起桌上的电脑,幸好木子抱住了电脑,要不电脑准被水杏摔在地上了。这电脑是前年卖田地的钱买的。县里以每亩一万五的价征收土地,水杏家二亩田地卖了三万块钱。木子便瞒着水杏花了四千块钱买了台电脑。水杏气得两个月不理木子。去年木子的儿子大病了一场,卖土地剩下的钱全给了医院,家里便一贫如洗了,连买米的钱都没有。再不去挣钱,一家人得饿肚子。

  村里别的人也没土地,但那些男的都去县城搞副业,拉大板车、去建筑工地干活、做小贩等,尽管发不了财,但总不至于穷得像水杏家这样无米下锅。村里最有出息的是石头,石头一个人跑到九江去了,开初也是摆地摊,然后开店,现在已在九江买了两套房,买了车。开初水杏同石头好过一阵子,后来木子凭着“你是水,我是鱼,鱼儿离不开水”的情诗让水杏离开了石头。那时的木子对未来充满了信心:“我一定会成为作家。我会让你幸福的。”木子说这话时手里拿着刚收到的《九江日报》,副刊上刊有他一篇微型小说。水杏很幸福偎在木子的怀里,只是木子写了几年小说,仅发了五六十篇微型小说,挣的稿费才两三千块钱,水杏后悔了,要是当初跟了石头就不会过这样的苦日子,而是过吃香喝辣、穿金戴银的好日子。

  自知理亏的木子说:“我去买米。”

  水杏知道木子一去他哥家借钱了。水杏便给香芹打电话。香芹是石头的老婆,香芹以前对木子有那种意思,但木子心里只有水杏,水杏求香芹帮帮木子,如在九江给木子找个轻忪的活儿干,想不到香芹J口应下来。这让水杏很意外,也让水杏心里不开心,水杏竟后悔不该给香芹打电话。但水杏也是没办法,如若她家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她又怎么会求香芹呢?

  后来,木子总在QQ上聊天。

  木子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这天,木子吃晚饭时对水杏说:“我明天去九江。”水杏明知故问:“去九江干吗?”木子说:“你不是要我挣钱吗?我到九江找事挣钱呀。”

  第二天一清早,木子就出门了,去九江很方便,两个小时就有辆去九江的车。

  水杏打电话问香芹给木子找了什么工作,香芹说:“在一个广告公司做策划。”水杏不懂广告策划是什么工作,又不好意思再问,怕香芹说自己无知,只有“哦”一声。

  一个月后,木子给水杏汇来了二千块钱。水杏问木子为啥不回家,木子说加班,忙。水杏便去了趟九江,原来木子根本没工作,木子在一个出租房里写小说。木子的吃喝拉撒都由香芹包,木子汇给水杏的二干块钱也是香芹给的。水杏很生气:“你这不好似被香芹包养了?你这就跟我回家。”木子给了水杏一巴掌:“你嘴巴放干净点儿,这个钱是香芹先借给我的!我今后写小说挣了钱要还她。”

  水杏捂着脸哭得极其伤心,结婚五六年了,木子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可木子现在为香芹竟动手狠心打她:“你这回不跟我回家,我们就离婚。”哪知道木子说:“离就离!离了我过得更好。”木子的话让水杏懵了,以前水杏同木子吵架时,一说要离婚,木子便哑了,不敢再说一个字。

  水杏尽管怪木子不会挣钱,但从没想过真要离婚。

  水杏只有去找石头。哪知石头说:“木子和香芹的那事我早知道,但我同她去年就离婚了。尽管是我先对不起她,但我给了她二百多万,也不欠她了。”石头劝水杏想开些,别把男女那种事看得那么重。水杏说:“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离婚了,要不我也不会求香芹给木子找事做。”水杏悔得肠子都青了。石头说:“要不你跟我好,我让一辈子吃香喝辣的。”

  石头说着手便放在水杏的肩上了,水杏闪身躲开了。石头还不死心,双手抱住了水杏:“我做梦都想你……”水杏又挣脱石头的手:“你这么想要我,那你娶我就是。”石头便不出声,水杏冷笑着走了。

  水杏便三天两头往九江跑。

  后来水杏把儿子丢给公婆,住在木子的出租屋里再不走,木子赶水杏走,水杏说:“我是你老婆,跟你没错吧。香芹不是很有钱吗?她既然能养你,那也能养我。”“香芹凭啥要养你?”水杏冷笑了:“问得好,那香芹凭啥养你呢?你是她什么人?”木子的嘴唇动了动,想说啥,却—个字也没吐出嘴。

  责任编辑 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去九江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