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门


□ 安 然

空门
安 然

青原梵刹

后来,我才知道有这个名号。
青、原、梵、刹,一字一顿,当头棒喝,念起来有久远的庄严,强大的威慑,未知的神秘。是阔远的荒寂世界里,飘向西天的一面旗帜,高高地,在天苍野茫间猎猎作响。
它让人膜拜。顶礼。心生敬畏。
这是一个以禅宗修行闻名于四方丛林的祖庭圣地。
起先,我只叫它净居寺。净居寺坐落于一座山腹中。众水萦绕,群山环抱。
这是我要说的第一个庙。
最早净居寺是安静的。僧侣们农禅并修,于清明山水,晨钟暮鼓间礼佛歌梵,岁月悠远荒荒的,自有平静。若有打扰处,除了香客进香,就是偶尔来自周边县市的集体游览。譬如学生春游,妇女节活动。
有一张合照,是我与四十四个女同事在庙门前,四排,花花错落一大片。身后一道朱红的木栅栏,栏上从右往左有字“口口阿弥口口”,繁体,用黄漆写在了圆形的朱红木板上。镜头不够,两边的字没取进来。后来,庙里经过几次大修,为方便人们进出,正中的木栅栏拆了。只留下两边的“南无”和“陀佛”。门前两棵树,一株是柏树,另一株也是柏树。树龄近一千三百年,亦漏在了镜头之外。画面上,只有女人们和木栅栏,主题是轻扬的艳乍,背景是沉重的斑驳。
红尘的闹腾和佛地的庄严,人世和出世两种生命之道,就这样纠结在了一起。阳光大概是有的,因为我看到前排人的影子,被后面的人踩成了模糊一片。
那个早春的画面上,多数人的命运已经定格,还有一些人,一段有待新起的人生正深深藏匿。极少的几个人,更有离奇曲折的大戏等待她去出演。
那天,没人看到这些。只有佛的慧眼,明了这些生生灭灭。
那天的四十五个人,有十五人,着的红毛衣。往后的十一年里,又有十五人,陆续离去。或是远嫁,或是另栖高枝,或是风平劫定,各安天涯。
那时我和她不熟。她在二排偏右,我在三排偏左。她直短发清汤挂面,面容清瘦,毛衣大红。脸上无笑意,淡淡的都没有。骨格里有清傲之气。
回来的第二天,她突然和我搭上了讪。手中照例是不能消停的零食。
净居寺热闹起来是后来的事。
木栅栏前面的空地上,垒起高高的围墙,把寺庙圈起远离人世。山门幽深,却阻拦不了世人祈福抱佛脚的脚步。卖香的,算命的追着人跑。轿车一部一部地来,一群想升更大官发更多财的人,游客一拨一拨地来,一群游戏看风景的人,信众三三两两地来,一群奢求不多只盼平安的人。
有一天,她也回来了。是因体光老和尚的召求,来带走一个好看的女子。女子从河南过来,毕业于军医大学——净居寺只收比丘,不收比丘尼,她来替老和尚解围。
山门前的溪水老树依然,山门后的杜鹃鸟语依然。山青,水青,气青。人多,花多,事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