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贾谬的诗


□ 贾 谬

  1981年生于山东。诗人。古典主义愤青。著有长篇小说《藏象寺》。
  艾米,我根本不用谈论爱情
  艾米,刚才我哥们给我打电话
  告诉我他老婆生了
  艾米,我只想回家和哥们
  一起干掉一瓶白酒
  艾米,喝醉后我会回到她身旁
  做一只轻盈的侯鸟
  做一头安静的牛
  
  艾米,我哥们说
  他和老婆会平静一生
  美国再闹腾他俩也不闹腾
  海峡两岸再掐他俩也不掐
  艾米,你知道吗
  我哥们读过尼采和李敖
  我哥们现在只读老婆的针脚
  
  艾米,我不怕我老婆庸俗
  我能中和她的庸俗
  我只想在走进风雪之前
  戴上她给织的帽子
  我只想在推开家门之前
  看到等我的灯光
  我只想用柴门和文字树立我的王国
  我只想在她身上找回我的桂冠
  我只想和她一起统治两条狗一群鸡
  只想在冬天的火炉旁
  给她讲一个战风车或者盗火种的故事
  她可以给我唱一支外祖母传下的歌
  或者只给炉子添把火
  我只想看着她慢慢老去
  越老越美丽
  
  艾米,你知道吗
  海边的湿地里有一种螃蟹
  落叶是它们一生唯一的食物
  每晚它们都在温暖的沙子里
  听鲸鱼的叹息
  艾米,你知道吗
  我根本不用谈论爱情
  2006.1.2,北京
  写给七七的诗
  昨夜挥洒一首长诗的冲动
  化做一头豹子走进你
  七七,雨水充沛的季节
  你吞下整座草原
  每一头雄兽都分享了我的秘密
  
  七七,植物向着阳光生长
  我应该做一个明目张胆的男人
  我的语言不是离骚体,是踏着碎石行走的溪流
  是我与山的对话
  
  七七,我手中的笔攥着蜜蜂的体温
  无花果树结出果实
  牡鹿奔跑在三月的风里
  一匹缓慢的骆驼
  行走在探险的意志和道路中间
  七七,一只沉默的大鸟
  降落在我抒情的语法上
  月光屏住了呼吸
  
  七七,迟到的借口
  笨重的像一条传统的观念
  而端坐在门口的身影
  温暖如冬天的厨房
  七七,我踌躇满志的笔锋划伤了我
  伤口从不说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