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一样的俾斯麦


□ 李伯杰

  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了把奥托·冯·俾斯麦看做一个政治强人,甚至是战争狂人。在各种书籍、报刊等媒体中,俾斯麦大多被定格在“铁血宰相”。只要一提到俾斯麦,就不会不想到“铁与血”,想到普法战争,想到“糖面包加鞭子”。俾斯麦最为人熟知的画像也许总是头戴尖顶头盔的那一幅,画像上的“铁血宰相”面色沉凝、严肃、坚毅;除了“保守”、“反动”之外,他给人的印象或许只剩下了铁腕、好战、精明强干、工于权术等等。
  毫无疑问,“铁血宰相”的头衔之于俾斯麦,可谓实至名归。无论对内、对外,俾斯麦都是一个政治强人。对外,自俾斯麦一八六二年出任首相后,不到十年间,普鲁士先后对丹麦、奥地利和法国一连打了三场战争,最终建立了第二帝国,完成了“自上而下的革命”。对内,俾斯麦一向用铁腕来镇压反对势力。他曾与天主教教会展开过所谓“文化斗争”;他曾颁布了“社会主义者法”,镇压工人运动。在与民主派的斗争趋于白热化之时,连国王威廉一世都产生了动摇与恐惧。威廉一世对俾斯麦说:“这一切将会怎样结束,我完全精确地预料到了。有朝一日,在歌剧院广场上,在我的窗户下面,有人先把您的头砍下来,稍后就轮到我了。”(奥托·冯·俾斯麦:《思考与回忆——俾斯麦回忆录》,东方出版社二○○七年版,189页)但是俾斯麦面对严峻的局势毫无惧色,视死如归,他不以为然地说道:“是呀,我们都得死,可是我们迟早得死,难道我们不能死得更庄严些吗?……是在断头台上还是在战场上,为上帝恩赐的权利而英勇地献身,不同样是光荣的吗?”(同上)俾斯麦的强悍与“大义凛然”,由此可见一斑。但是,“铁血宰相”并非一个“单向度的人”,除了强悍、刚毅之外,俾斯麦也还有别的面孔;除了人们所熟悉的“铁血宰相”之外,还有一个不一样的俾斯麦。
  首先,俾斯麦并不是一个战争狂人。所谓“铁血宰相”的绰号,来自他在一八六二年九月三十日普鲁士议会预算委员会上的一篇演说,他情绪激动地慷慨陈词,认为统一问题绝不可能通过和平手段实现:“普鲁士期待的不是普鲁士的自由主义,而是其强力。……时代的重大问题是不可能通过演说、多数派的决议来解决的——这是一八四八年和一八四九年的重大失误——而是只有通过铁与血。”但是“铁与血”这个著名的比喻并非由俾斯麦首创,而是来自自由派人士马克斯·申肯多夫于一八一三年在反对拿破仑的战争中创作的一首诗。俾斯麦甚至不是一个军国主义者,战争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达到目的的工具。他认为该打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进行战争,并且把战争坚决打到底;而他认为战争弊大于利的时候,他坚决不打。所以俾斯麦实际上是近代德国历史上少有的懂得节制的政治家,在这一点上除了阿登纳之外,鲜有政治家能出其右。普法战争爆发后,正当普军节节胜利时,俾斯麦在一八七○年十一月写给其夫人约翰娜的信中,表露出了担忧和恐慌:“他们(指总参谋部——作者注)为胜利而欣喜若狂,而我却很害怕;这种狂妄的自视过高,会让我们自己受到惩罚。”(见Christian Graf von Krockow:über die Detuschen,München,List Verlag,2001,S.243)同年十一月初,他在一次宴会席间对同僚说:“我现在极度恐惧。局势到底怎样,这些人是预料不到的。我们是在一根避雷针的顶尖上搞平衡;我们一旦丧失了我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均势,我们就将完蛋。”(同上)一八八八年威廉二世登基后,老宰相同新皇帝之间产生了一系列的分歧和冲突,导致俾斯麦被解职。冲突之一就在于,新皇帝认为德国已经强大,必须开足马力,去夺取“阳光下的地盘”;而俾斯麦则认为,处于欧洲中央的德国,必须尽可能地维持和平,通过一系列的外交手段,把各个列强编织进一张网中,使任何一国都不可能对德国开战。而且他在二十年的政治、外交生涯中,与各列强签订了无数公开的和不公开的条约,用条约织就了这样一张大网,确保了德国及欧洲的和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