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躺在表妹身边的男人


□ 朱山坡
躺在表妹身边的男人
作者:朱山坡


  表妹从深圳回来了,她反抗嫖客调戏跳窗逃跑摔断了左腿。在车上,一个男人一直躺在表妹身边,像睡着了。车到了株洲后,男人没有下车,表妹放心不下似的等着。男人后来是被人用担架担下来的,他究竟怎么了?
  
  表妹到了深圳,是因为有人告诉她,那里有很多的钱,多得像地里的玉米棒,无论你多么小心都会碰到额头,让人恨不得多长了一条腿。但现在她要回家了,她不愿再在那里呆下去。因为她少了一条腿。关键是少了一条腿。她说,那条左腿像男人一样背叛了她,她不需要那条左腿了,把它留在深圳,现在只想回家。于是她便托老乡买了回家的车票,决定今后再也不来深圳了。她离开前用拐杖使劲敲击着车站坚硬的地板,引起了一个小男人的注意,他用很特别的眼光觑她。但表妹不想理睬任何人,尽管他一再以目光为先导试图亲近她与她建立关系。
  他只是一个小男人,矮矬、寒碜,看上去还算善良,尽管他不断故作大度,但皱巴巴的劣质西服并不能掩饰他的邋遢和猥琐,这样的男人即使在湖南乡下也普通得遍地都是。表妹是不会跟他有太多的搭讪和拉扯的,她一心只想回家,除了回家什么也不想。
  表妹的家在株洲,离深圳有一千多公里,回到株洲城,她还得在我家里住上一个晚上,第二天才能搭上回乡下的班车。她当然可以堂而皇之地住在我的家里,因为她是我的表妹。在湖南乡下我有很多个表妹,她们像珍珠一样散落在全国各地,上海、西安、北京、南昌、武汉、厦门,她们占领了祖国的大半河山,我常常以此为荣。每近年关,我都不厌其烦地接待从四面八方返回株洲的她们,腾出房子让她们吱吱喳喳地宣泄回到家乡的喜悦、炫耀各自的见闻、展示身上五光十色的穿戴。在没有少一条腿之前,无论从哪一角度来看,表妹都是我众多表妹中最漂亮的一个,尽管她有点泼辣,还常常敢和我就某些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她现在踏上了回家的旅途,即使我远在株洲也能感觉到她艰难地爬上班车时的喘息。我猜想,她是先让双拐上了车,因为双拐比她的另一条腿重要。她把双拐搁在车门内让乘客们知道她要上车了你们不要堵塞在门口向深圳招手了,然后,她大胆而理直气壮地对乘务员说,来,帮我一把。于是,乘务员便战栗地拉了她一把。表妹就这样上了车,并在靠香港的方向找到了她的座位。是一个下铺的座位。双拐先于她躺到了座位的底下,像一只温顺的狗时刻等待主人的呼唤,有时她伸手摸一下它,确信自己仍然和双拐紧密地连在一起,她就感觉到踏实、安全、温暖而宁静。
  她乘的是一辆开往株洲的长途卧铺班车。车上密密实实地躺满了人。那个小男人也和她同乘一辆车,他就坐在狭窄的通道上,而且就坐在她的旁边,肥大的西服盖住了他屁股下的小板凳,他有点局促,左手有意无意地搁在她的座位边上。这个小男人是没有固定座位的,属于超员。但他为什么偏偏要坐在她的旁边呢?不过这没有关系,因为看上去他不是坏人,甚至于连小偷也不是。即使是坏人她也不怕,他并不剽悍,强奸不了她。因此小男人靠近她也没能引起她的不快。相反,一想到明天中午便能回到株洲了,表妹心里便抑制不住喜悦。她对在通道上来回走动的乘务员———班车老板娘说,到了株洲,你得提醒我下车———你也看到了,我跟其他人不同,我少了一条左腿,你得帮我下车,下了车我就找我的表哥,我的表哥在株洲。班车的老板娘说,知道了,这趟车的乘客都在株洲下车,他也是。老板娘指了指小男人。小男人朝表妹笑了笑,露出并不难看的牙齿。表妹这才放心地半躺半坐在座位上,并用被子掩盖了她空荡荡的裤筒和隆起的胸脯。班车出了深圳城区,她突然注意到了与她肩并肩躺在一起的是一个男人,如果这是一张床的话,只有夫妻才这样亲近,好在各盖一张被子将他们的关系降格为彼此互不相干的乘客关系。他躺在里面靠近窗口的座位上,被子已经盖住了他的半边脸。他的脸斜对着窗口,背对着表妹。表妹觉得他臃肿的身躯稍稍越过了中间线,侵占了她的领地,而且他有可能得寸进尺甚至在离株洲还很远的路上将她重重地压在身下蹂躏她。这个推测使她警惕起来,她用手尖轻轻地推了推他的屁股,提醒他应该把屁股退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去。这种提醒是合情合理的,无可厚非。但他无动于衷,用富有弹性的屁股拒绝了表妹。表妹对他的傲慢产生了不满,厌恶地咕噜了一声。小男人看在眼里,不失时机地讨好表妹说,也许他睡着了,睡着的男人都是很霸道的,你大可不必跟他怄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