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赌徒的电话


[美]阿特·布赫瓦尔德/文

无论是哪个男人,只要他有机会独自来到拉斯维加斯,他们都会给他的妻子打电话——不过,电话费是由妻子付的。而对我来说,这个时候却比我所预期的要来得早。下面就是我和妻子在电话中的谈话内容。

“你好,亲爱的,”我说,“我现在是在拉斯维加斯给你打电话。”

“我知道你是从那儿打的电话,”她说,声音里满含着痛苦与抱怨,“昨天晚上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又去赌博了!”

“呃,只不过小玩了一把,不是很大。”

“那你输了多少钱?”

“我爱你。”我对她说道。

“我问你究竟输了多少钱?”

“呃,我打电话不是要跟你谈这个。我想和你谈谈孩子们。”

“孩子?孩子怎么啦?”听得出,她很紧张。

“我想不明白,他们长大以后为什么非要上大学呢?有很多孩子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结果不也照样成了出色的父母吗?”

“你是不是把他们上大学的钱输掉了?”她尖叫起来。

“哦,没有,只是他们上三年级和四年级时需要的那部分钱。”

“你还输掉了什么?”

“呃,你现在在哪儿?”

“在我们的卧室里。”她答道。

“以后,请不要再说‘我们的’卧室了。”

“你是不是把我们的房子也输掉了?”她疑惑地问道。

“呃,只输掉一部分。我们还拥有地下室和车库的所有权。”

这时,我听到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了她的哭泣声。

“哦,亲爱的,先别哭了。你不是曾经说过这房子太大了吗?你还说宁愿住小一些的房子呢。现在,你就把这看成是一次转折。喂,亲爱的,你在听吗?”

“嗯,我听着呢。”

“亲爱的,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你还记得我们结婚周年纪念日时我给你买的那条带珍珠的金项链吗?”

“怎么?难道你也把它输掉了吗?”

“那怎么可能!你以为我会干那么卑鄙的事吗?”

“我想让你到外面去走走,然后把项链弄丢,这样我们就能获得保险公司的赔偿金。我已经仔细算过了,即使我们把它卖掉,也绝对卖不到这么高的价钱。”

“我真恨不得杀了你!”她咬牙切齿地说。

“哦,不,亲爱的,千万不能这么做,否则,你将会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是说你把自己的人寿保险单也输掉了,是不是?”

“他们告诉我说,像我用这种方式赌博的人可以永远活下去。”

“那,你该不会把我的裘皮大衣也输掉吧?”

我沉默不语。

“难道你真的把我的裘皮大衣也输掉了?”

“在华盛顿,谁还穿裘皮大衣呀?”我答道。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幽默经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幽默经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