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埋


□ 王 芸

时间,如透明的沙尘漫天而坠。世间所有的物事,无不被细如尘埃又广至无垠的它,缓缓覆盖成为历史。时间呈现的,远远渺于它所深埋的。

一镢下去,糯软的泥土似萎败的花瓣翻卷。一下一下,板结的土地绽开团团垒垒的幽暗之花,叠覆,堆挤。地面陷下去,隐秘的历史从花芯深处浮上来。
柔软中的一点坚硬,也许是陶罐,陶盆,陶瓮,破碎的、潮湿的、阴郁的、尖利的。刃口在泥土包裹中,隐藏锋利。花纹在泥土倾覆中,暗匿斑斓。从泥土中来,回到泥土中去,丢掉所有的雕饰、繁复。似乎,长途跋涉而来的一路上,它在不断逃离复杂,归向单一——承负的,统统倾倒而出。附加的,统统剥离干净。曾经,与之紧密相连的日常生活,一只手,一瞥眼神,一带飘飞的裙裾,一声梦呓,一个杂色的瞬间,一段缠绵悱恻的故事,统统沉溺到不可知处,仅靠湍飞的想象,再无法复原。
从时间枝头凋落的花瓣,何以复生。
去年冬天,一口干涸的古井在一处建筑工地被挖掘出来。一千多年前,它噙着幽莹、寒澈之水,滋润过无数唇喉。在它的四周,水波一样漾开,一些建于北宋年间的古民居旧址、被层层湮埋的街衢、古河道奔流的痕迹。方正的井台、地基、灶台,蜿蜒的河道、沟渠、树根,如抽象又具体的谜面,在眼前铺展。横平竖直,经经纬纬,古城旧时容颜水气氤氲,轮廓依稀。
原来,它们一直在这座城市的皮肤之下,按照原初的方向潜行。

那一年,朋友将自己锁闭在坚硬的沉默中。
她铁了心和前夫离婚,因为另外一个女人的出现。她搬回父母家,拒绝回答一切疑问,谁也不肯面对。生活像窗外的冰挂,悬挂在那儿,枯涩的枝头,冷凝不动。看起来晶莹剔透,实际不可触碰。那股惊凉,长驱直入。
朋友将心紧紧蜷缩,任身体一味冰寒。可腹中的胎儿,一刻不肯停止生长,扬花,吐穗,灌浆,结实,垂落,即使土地排斥,摇晃,倾斜,不停地在忧伤中流失,变得贫瘠。那是凝滞中唯一滋生蠕动的根茎,钻掘开板硬的泥层,偏要在阳光下探出头来。
经历了整整一个冬天,孩子生出来,躺在她的臂弯里哇哇地哭个不停。朋友长久地盯视着她。一个皮肤还皱巴巴的粉红色婴儿。她噘起柔软的小嘴,冲着空气哇哇个不停,那是一个婴儿的呼唤方式。
朋友一动不动,沉默半晌,掀起衣襟,将乳头塞进小嘴。柔软的嘴唇包裹住胀痛的乳头。寂静中,吞吸声清晰可闻。
一度深埋的,怨恨、自怜、抑郁、绝望流动起来。一个暗色的角落缓缓敞开。

去看望一位同事。
他躺在病床上,原本瘦小的身体在白色床单下,更显瘦小。麻药散尽后,疼痛飓风一样在他的身体中肆虐,扫荡。他强打精神与我们寒暄,吃力的模样,让人连多停留一刻也不忍。
自肋骨下多了一道长长的伤口,纵贯腹部。他对真相还一无所知。医生以胃溃疡的名义让他,一个平时脚步生风、生龙活虎的人,躺到了手术台上。一道切片,化验是癌。换一个地方,一道切片,化验是癌……整个胃,成为一个锈死的零件搁置在那儿。锈斑蔓延到了他处。在皮肤和骨骼搭建起的内部,身体的隐秘宫殿里,早已入住了一群蛮横无理的入侵者,它们在那里举行狂欢的盛宴,将活泼的生命当作佳肴品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