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内容的思考


□ 周文玖

  在梳理白寿彝先生等关于少数民族史学史论述的基础上,文章认为,中国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的是我国历史上和当代各少数民族史学的历史。其研究内容包括少数民族史学家、以少数民族语言写成的史学著作、少数民族所建割据政权的修史机制和修史活动。少数民族史学史的任务是探讨少数民族史学发展的过程及其规律。所研究的方面包括各少数民族史学本身的发展,各少数民族史学在发展中与该民族其他学问方面的关系,各少数民族史学之间及其与汉族史学的相互关系,少数民族史学在发展中所反映的时代特点,少数民族史学对本民族乃至对整个中华民族所具有的影响。同时,文章对如何开展少数民族史学史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关键词:少数民族史学史 白寿彝 梁启超
  作者周文玖,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地址:北京市,邮编100875。
  
  随着民族史和中国史学史研究的开展和不断深入,关于少数民族史学史的研究越来越受到重视,近年来发表和出版了一些少数民族史学史的论文和著作;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和教育部在高校设立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都设置了有关少数民族史学史的课题。2007年9月,北京师范大学史学理论及史学史研究中心与河北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在河北承德联合举办了“中国少数民族史学与历史学多学科研究方法”研讨会,其中关于中国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是这次研讨会的中心议题之一。这说明,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确实已来到了学术研究的前沿。
  开展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最早是白寿彝先生提出的。1985年3月,在白寿彝先生的主持下,第一次全国史学史座谈会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在会议的开场白和总结发言中,白寿彝先生都提出要研究中国少数民族史学史的问题。时过22年的这次承德会议,其所研讨的议题,应该说是对白寿彝先生所提问题的继续。要开展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需要弄清楚少数民族史学史的研究对象、研究内容、研究范围。但是在这些问题上,恰恰存在一些比较混乱的认识,因此有研究、商榷之必要。如有的学者说:“少数民族史学,是指中国史学发展中,那些记述各少数民族历史或少数民族地区社会历史,记述少数民族统治者建立的政治统治实体及其统治范围内有关少数民族的历史,以及记述少数民族地区及其同中原地区民族与政治交往的历史;这些记述,不论其作者出身于何种民族,不论其书是何种体裁,也不论其所作是专书、专篇或专书中的某些部分,包括作者的思想和撰述活动等等,都可视为少数民族史学范围。”另有观点认为:“少数民族的史学,指的是以历代少数民族为对象,对历史上少数民族发展历史的观察、认识、传说、记述和研究,其形态,有口耳相传历代承循不绝的口述历史,有用少数民族文字著录的,有用汉文或其他文字著录的。”这里定义的虽然是少数民族史学,实际上就是讲的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的范围。我认为,第一种观点把少数民族史学定义得过于宽泛,按照这样的定义,《史记》、《汉书》等正史都可以纳入少数民族史学的范畴,也是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的内容。第二种观点过于含混,没有把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的内容说具体、说清楚。
  鄙意以为解决这一问题,还是应该从学科发展史和史学史学科理论的角度来思考。也就是说,要充分认识到,是在什么的学术背景下提出研究少数民族史学史的,研究少数民族史学史的意义何在。
  作为最先提出要开展中国少数民族史学史研究的学者,白寿彝先生在20世纪后半期的中国史学史研究方面影响巨大,被誉为“史学史研究战线上的一面旗帜”。他对中国史学史的卓越贡献,不仅表现在发表和出版的史学史研究的具体成果上,而且更重要的是提出了科学的理论框架,为中国史学史的发展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因此,回顾他的有关论述,有益于少数民族史学史基本理论问题的解决。
  白寿彝先生提出研究少数民族史学史,意在建设完整意义上的中国史学史。少数民族史学史是中国史学史的组成部分,是相对于汉族史学史而言的。在1985年全国史学史座谈会的开幕会上,白寿彝先生说:“就中国史学讲,现在中国史学史的研究实际上还逗留在汉族史学史的研究阶段。有的书里,也讲了《契丹国志》、《蒙古秘史》,那太有限了,中国的五十几个民族,不能说每个民族都有它长久的史学,但有不少的民族确实是在这方面有很多积累,像蒙古族、维吾尔族、藏族、壮族、白族,历史储藏很富,研究还很不够,现在还刚开始。作为中国史学史讲,我们还只能就中原地区的发展谈一谈。作为全国范围的中国史学史的研究,现在各地开始了,究竟还是很初步。”在这次会议的闭幕会上,他又强调指出:“开拓新领域,尽管不一定很快有成绩,但还是要开拓。史学史的工作可以做的太多了。兄弟民族的史学史工程很大,内蒙、新疆的研究工作有一定成绩,可彼此没有联系。西南也有一些,云南、贵州是多民族的地区,也要进行这项工作。我们史学史将来要发展成全民族的史学史,应该把进行少数民族史学史的研究工作作为一项重要科目加以提倡。”白先生这两段话表明,研究少数民族史学,是中国史学史有了一定的成绩后提出的新的具有开拓意义的任务。少数民族史学史属于中国史学史的范畴,与汉族史学史相比较而言,它又有自己的独特性,因而也就有了相对独立性。也就是说,从整个中国史学史的意义上讲,它与汉族史学史同属于中国史学史的组成部分;从其自身的发展看,它与汉族史学史是一种并列的关系,汉族史学史不包括少数民族史学史,少数民族史学史也不包括汉族史学史。当然,在史学发展的实际过程中,汉族史学与各少数民族史学曾相互影响,但毕竟属于两个不同的范畴。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应该把汉族史学中记述少数民族历史的部分也视作少数民族史学的内容,正如不应把少数民族史学中记述汉族历史的部分视作汉族史学一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