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境界与功名之间


□ 黄 强

境界与功名之间
黄 强

八股文的话题至今依然敏感。研究者一如既往持激烈的批判态度者有之,疏远其与科举考试的关系、从文体学的角度研究者有之,肯定其程式有利于科举考试的公平公正者有之。倘若从作者的写作动机出发,则可将八股文区别为追求境界与迷恋功名两种不同的品位。所谓“境界八股文”,其作者真心信仰儒家思想,向往“孔颜乐处”,并身体力行。他们虽也不免应试,却有兼济天下的抱负;虽也作八股文,却是在通晓经典的基础上厚积薄发,且不是无关身心修养的表面文章。所谓“功名八股文”,其作者视八股文为“敲门砖”,视“四书”为“富贵本子”;等而下之者,或记诵坊间范文,以求一逞;或怀挟传递,无所不为。其人言仁义而背乎仁义,言忠信而背乎忠信,儒学精义压根儿就没往心里去。
早已“盖棺论定”的八股文难道还有“追求境界”与“迷恋功名”的区别吗?
一九○五年九月二日,清廷宣布废止科举,此后的一百年中,人们对于明清科举制度及八股文的印象,得之于《儒林外史》者为多。《儒林外史》的“伟大也要有人懂”,鲁迅先生说得不错。闲斋老人的《〈儒林外史〉序》云:“其书以功名富贵为一篇之骨:有心艳功名富贵而媚人下人者,有倚仗功名富贵而骄人傲人者,有假托无意功名富贵自以为高被人看破耻笑者,终乃以辞却功名富贵、品地最上一层为中流砥柱。”概括可谓精辟,《儒林外史》中的士人不出这四类。前三类不论,“品地最上一层”的自然是指王冕与杜少卿了。有没有例外呢?仅就《儒林外史》中所概括的这四类而言,确实没有“追求境界”的八股文作者这一类;他们既不像王冕逃避功名隐逸于深山,又不像杜少卿看破功名潇洒于市井,而是博通经史以应试,达则兼济天下。吴敬梓笔下未及此一类,或许有两个原因:其一,他“秉持公心,指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描述此类士人,非其题中应有之义;其二,他作此书时,科举社会已病入膏肓,此类人已成“另类”,可以忽略不计。

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未予描写,今人全面考察明清八股取士制度,却不可不予注意。可惜的是,长期以来,我们只是戴着有色眼镜去阅读文献,引证材料,一厢情愿地认为明清有识之士无一例外地抨击一切八股文,全然不顾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在抨击一种八股文的同时,却在真诚地倡导另一种八股文。
明代“前后七子”一直被认为是八股文的反对者,可是王世贞在《云间二生文义小叙》中云,“夫时义者,上之而不能得圣人旨,下之而异歧于古文辞,以希有司之一荐者,此其义故时也。乃圣人之精神含寓若引而不发者,吾忽然而发之,先秦二京之筋脉步骤,能出入于吾手,而不使人觉……故夫善为时义者未有不译经而驱古者也”。在王世贞心目中,“以希有司之一荐者”与“译经而驱古者”是两种品位截然不同的八股文。归有光屡试不第,却“不问家人计,益闭门修业,直欲以古文为时义”(《古今图书集成》卷一二八《经义部·纪事》)。他反对八股文吗?答案是既反对又不反对。在《与傅体元书》中,归有光自诩“平生为时文,不肯学黄口儿语”。他反对的是不学无术、苟取科第的“黄口儿语”,即“功名八股文”;嘲笑考场试官“近来颇好剪纸染采之花,遂不知复有树上天生花也”(《与沈敬甫论时文》之六)。后句被诸家文学史称引的话,并不如称引者所言是针对古文而言的,恰恰是针对时文而言的。乡试七次受挫的艾南英应该随波逐流了吧?可他却说:“今有人于此,衣我以文绣,食我以稻粱,乐我以台池鼓钟,然使其读予文而不知其原本圣贤,备见古今与道德性命之所在,予终不以彼易此。”(《前历试卷自序》)此言此心,毅然决绝,后人岂能无动于衷?在今人眼中,顾炎武大概是抨击八股文最为激烈的一个,因为他说过:“愚以为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才有甚于咸阳之郊。”(《日知录集释》卷十六)然而,同一个顾炎武,却十分赞赏和大力推荐明代万历以前的八股文:“夫昔之所谓三场,非下帷十年,读书千卷,不能有此三场也。”(《日知录集释》卷十六)更有意思的是,顾炎武还将“先辈八股文”列入儿子的必读书目。《与李霖瞻》书云:“小儿……衍生,亦颇谨饬。本经《毛诗》已完,令节读‘五经’,兼诵先辈八股文百篇,意不在觅举也。”在《与彦和甥书》中,顾炎武又嘱其甥召集人“将先正文字注解一二十篇来……如李善之注《文选》,方为合式。此可以救近科杜撰不根之弊也”。他要儿子兼诵先辈八股文,又不欲其觅举,除了他真心推崇这样的“境界八股文”,还能做何解释呢?故早在清末就有人指出:“亭林非不工时文者,工时文而痛诋时文若此,彼盖疾夫借圣贤之言为梯荣钓宠之术,转相模仿,愈趋愈下,遂发此过激之论耳!”(《制艺丛话》卷八)而类似的倡导“境界八股文”、抨击“功名八股文”的过激之论除了见于上述诸人以外,何景明、唐顺之、王慎中、茅坤、袁宏道、袁中道、董说、王夫之、黄宗羲、戴名世、阎若璩、刘大、姚鼐、章学诚等一大批明清精英知识分子无不有之。吕留良谈及八股文则一言以蔽之:“若说得出底,即是胸中信得及底,此外更有何奇?先辈所争者,只是此个境界耳。”(《吕晚村先生论文汇钞》)斯言为“境界八股文”做了最好的注脚。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7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