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蒋多多 我就是对高考制度不满


□ 陈晓健


“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冰冷的陨石,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两样……学校只关心学生的分数,对学生心理和思想的了解却几乎是一个空白……”
这是河南南阳八中的高考考生蒋多多,在数学考卷上写下的“抗议书”。
她的目的,就是想得零分。她想做什么?

2006年6月7日,河南南阳八中女生蒋多多,像许多高三生一样坐进高考考场。这一场是考数学,但还没开始答题监考老师就盯上了她。
老师走过来拿起她的身份证,“我当时特别紧张,怕他们不让我考试了”。
蒋多多根本不是来答题的。

“你这是在说胡话”

为了能够判零分,她故意用黑蓝双色笔在试卷上写上,“现在有人因为高考自杀和杀人。我向教育部门建议,不要让学生把高考看得太重,目前很多教育方法都有问题……”她还写,“星星只有在自由的天空才能发光,到了地上就成了冰冷的陨石,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两样……学校只关心学生的分数,对学生心理和思想的了解却几乎是一个空白……”
考试快结束时,监考老师拿起她的试卷,问她:
“你这是在写什么?”
“我对于高考制度的一些看法。”
“你这是在说胡话。”
这个瘦弱黝黑的小女生回答说:“这代表教育制度的改革。”
听完这句话,老师放下试卷说,“那你写吧。”
蒋多多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我不答题,他们觉得我很可笑。”
就像这样,之前的语文,之后的英语和文科综合,四科试卷的卷面都被蒋多多拿来抨击当前的高考制度,她还故意把自己的笔名“碎心飞魔”写在密封线之外。“现在社会最重视的就是高考,我的想法如果是仅仅说几句话肯定没什么用,只有这样才能引起社会的关注。”
铃声响起,高考结束。多多和同学们一起走出考场。有人问她考得怎样,她说不好。回到家,妈妈也问她,她也说不太好。她在班上的排名已经是后十几名了,而高一的时候她还是班上前二三十名的学生。
记者问她,是故意从优生变为差生的吗?“有一点吧。”

“想想自己真的挺无奈的”

南阳八中是一所市重点中学,实行封闭式管理。“老师太负责任,规定学生饭后多长时间内必须进教室,而且每节自习课都在班上‘监视’,一点自由都没有,就像囚犯。不想学还要装着学,怕老师批评。”
高一高二时,学生们两周放出去一次。到了高三,就变成一个月一次了。早自习就是上课,一三五语文,二四六英语。“早上记忆力好,所以就拿来背书。”然后就是上课,下课,上课,下课,晚自习,天天如此。记者问多多晚自习上到几点结束,她说不知道,“反正有铃声,铃响了就结束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方人物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