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唐代的谎话大王


□ 李国文

《资治通鉴》记载,“唐僖宗乾符二年(公元875年)的秋天,大批蝗虫,自东而西,飞袭而来,蝗群遮天蔽日,所过之处,一片赤地,一切绿色的植物都给啃了个精光。在《新唐书》中,对于这次黄河流域的蝗灾,也有记载。“乾符二年,蝗自东而西蔽大。”
京兆尹,也就是首都市长杨知至,上了一本,奏称:“这次蝗灾,全国波及,托皇上的恩庇,独我们京畿一带,蝗虫虽然也飞来了,可它们不吃庄稼,一只只都抱着荆棘而死亡了。”在朝的宰相们,互相为主祝贺。
实在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蝗灾,在《新唐书》中,记录在册者共十八次。唐文宗李昂开成年号期间,共五年,隔一年闹一次蝗虫,荼害无穷。“元年夏,镇州、河中蝗。二年六月,魏博、昭义、淄青、沧州、兖海、河南蝗。三年秋,河南、河北镇定等州蝗,草木叶皆尽。五年夏,幽、魏、博、郸、曹、濮、沧、齐、德、淄、青、兖、海、河刚、淮南、虢、陈、许、汝等州螟蝗害稼。占曰:‘国多邪人,朝无忠臣,居位食禄,如虫与民争食,故比年虫蝗。’”
最后的这个“占”卜,正是遭难不浅的老百姓,用这种诉诸上苍的方式,求神问卦,宣泄怨恨,是对不作为的统治者和各级官僚的一种诅咒。看起来,祸害庄稼的蝗虫是虫,不顾百姓生死的官员们也是虫,在与民争食的本质上,官员和蝗虫是相同的。
历朝历代,都不乏蝗灾,唐朝当然不能例外,不过,同是在都城发生的蝗灾,贞观二年六月,“京畿旱蝗”,唐太宗李世民就不是不作为,而是身体力行地作为的:“在苑中掇蝗祝之曰:‘人以谷为命,百姓有过,在予一人,但当蚀我,无害百姓。’将吞之,侍臣惧帝致疾,遽以为谏。帝曰:‘所冀移灾朕躬,何疾之避?’遂吞之。”至少,他把蝗虫给京畿百姓造成的灾害,放在心中。不可能像这位京兆尹,在朝廷上掀起这种不伦不类的、额手相庆的滑稽场面,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第一,蝗虫已把大半个中国一扫而光,颗粒无收,哭都来不及,何贺之有?第二,蝗虫即使抱树而死,也是“所至草木叶及畜毛靡有孑遗”,吃得无可再吃,给老百姓的灾难,已经造成,稍有良知者,皆能明辨其诬妄,纯系一派胡言,怎么有脸在那里开庆功会呢?
唐到僖宗,已经是衰败的末世,黄巢弄得他的日子很不好过。唯其不好过,就需要打肿脸充胖子,制造出一派大好形势。记得在文革期间,从大字报起,到大串连,到大批判,到文攻武斗,到全国一片红,弄得整个国家的形势,相当的不好。可那些红卫兵小将,造反派战士,偏要负气地唱“就是好,就是好”。一个“就是好”嫌不够劲,再加一个;一遍“就是好”嫌不过瘾,再来一遍。唱多了,唱久了,耳朵便产生听觉疲劳,也渐渐分不出到底是好,还是糟了。
这种在文革中经常见到的敲锣打鼓的庆祝场面,在唐朝乾符二年也出现过的。宫阙殿堂之上,山呼万岁之中,为皇上的洪福齐天,居然连蝗虫见了圣明天子,也统统绝食自杀,以谢国人了,那是多么的光荣,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值得举国欢腾啊!杨知至笑了,在场的众大臣也咧开嘴笑了,因为十几岁年纪还是个顽童的僖宗笑了。在座的除那个傻小子外,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个弥天大谎,但说谎者,助谎者,所以有恃无恐的一个根本原因,就因为僖宗需要这个谎,相信这个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