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佩服顾颉刚


□ 苗振亚

早先对顾颉刚的印象并不好,原因是鲁迅对顾颉刚的评价很坏。鲁迅在给许广平的信中,曾多次指责或谩骂他。
鲁迅说顾颉刚:“此人颇阴险,先前所谓不管外事,专看书云云的舆论,乃是全部为其所欺。”认为“顾颉刚是胡适之的信徒”,“是自称只佩服胡适陈源两个人的”,“顾颉刚之流已在国学院大占势力”。鲁迅还说过:“现在我最恨什么学者‘只讲学问,不问派别’这些话,假如研究造炮的学者,将不问是蒋介石,是吴佩孚,都为之造吗?”所指也是顾颉刚。既然是受到鲁迅的批评与鄙视,其学术地位与人格也就可想而知了。所以,顾颉刚的著作早已从我们这一代人的读书范围内排除。
最初改变对顾颉刚的印象,是1997年读到雷颐的一篇有关顾颉刚的文章。这篇文章首先谈到顾颉刚与王国维的关系,说他对王国维的崇敬可谓“五体投地”,在他1924年3月31日的日记中写道:“静安先生则为我学问上最佩服之人。”看来,顾颉刚并非“只佩服胡适陈源两个人”,还有王国维,就我知道还有傅斯年。当然,顾颉刚佩服谁不佩服谁,并不影响我对他的印象。改变我印象的是他文革中的表现。雷颐写了两件事。一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顾颉刚的女儿顾潮在整理父亲遗物时,无意中发现他日记的封底折页里塞有纸张,抽出一看,原来是王国维先生的三封信。想想看,十年浩劫中,人人自危,恐怖笼罩,作为反动学术权威的顾颉刚,人遭批斗,书籍被抄,信件被焚,要把这封建遗老王国维的三封信保存下来,那要冒多大的风险,需多大勇气,万一被红卫兵查出来,怕是连生命都保不住了。另一件是文革狂澜骤起时,每天都要批斗“牛鬼蛇神”,顾颉刚这样的学术权威,自然首当其冲。每个被押上台的人,都要按造反派指定的罪名自报家门。因而,每个依次被押上台的“牛鬼蛇神”就低头自报:“我是三反分子×××”,“我是黑帮分子××”“我是坏分子×××”“我是反动学术权威××”……轮到顾颉刚上台,他却出人意外地说:“我是历史研究所一级研究员顾颉刚。”在造反派皮鞭、棍棒的威逼下,不失自尊,绝不自辱,这真是需要不怕死的勇气。我想,顾颉刚这样与造反派对着干,肯定要比别人多吃苦头。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人会有体会,有这种表现的知识分子,在当时可算是凤毛麟角。
进一步改变对顾颉刚的印象,是在读过《顾颉刚评传》以后。这里只谈一个问题,那就是顾颉刚公开打出疑古的旗帜以后,在学术界那真是石破天惊,人心震骇。虽然傅斯年、胡适、蔡元培给予很高评价,但撰文责难者却占了压倒的多数。面对责难,顾颉刚的答复是:“我希望你们来辩驳,愈驳得猛厉我愈感谢”,“我更希望再有许多人加入我们的讨论,因为这个问题的解决不仅是我们几个人的责任。加入的人多了,我们可以分工。这样做下去,我不信一篇糊涂账的古史不会有弄清楚的一天!”后来,在编《古史辨》第一册时,他把这场大论战中双方所有的论文都收了进来。由此,既看出他做学问的真诚,更看出他的容人之量。说起学问的真诚,他还坦白承认自己的《古史辨》,是从胡适的《水浒传考证》和《井田辨》等文字里得到历史方法的暗示,而不完全是自己天才大脑凭空想出来的。另外,鲁迅用“研究造炮”来比喻顾颉刚,似欠确切。这里只举一个小例子。顾颉刚从小读《纲鉴易知录》,发现张良和荆轲同样是刺秦王没有成功,但书中称张良为“韩人张良”,却称荆轲为“盗”,原因是张良的主人刘邦后来做了皇帝,荆轲的主人燕太子丹却遭斩首,这种成王败寇的势利之见让顾颉刚十分厌恶。这就说明,顾颉刚在爱憎上还是很分明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