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想主义者的传奇人生


□ 秦国

  读张雅文的《生命的呐喊》这部书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印在封页上的“传奇人生”四个字,提示这部书的主题。大凡传奇必有其非凡之处,否则必不传奇。概言之,张雅文66岁人生合计做了两件大事,20岁前从事冰上运动,35岁后搞起文学创作,成为专业作家,著作等身。这本身就超乎寻常,令人不可思议,体育与文学本属两种文化、两种思维、两种生存方式,两者虽非风马牛不相及,但转换起来绝非易事,而她跨越了鸿沟,将两者从容囊括。纵观古今,横目中外,更是绝无仅有。

  作家王蒙曾谈到文学写作的“得力点”:如有人得力于学养,有人得力于思想,有人得力于奇思妙想;有人精通多种语言,有人拥有独特生活经历等等。可是,张雅文让35岁变成转捩点,将生命转向文学,想想,那时她除了几年并不绚烂的冰上运动的拼搏又一次次受挫的经历——她所自称的“错误选择”之外,还有什么呢!她可以成为作家的“得力点”在哪里呢?如果说她有哪种优势,人们似乎更应排除客观物质条件,去探寻她的精神世界,体会属于她个人所拥有的强大的精神力量。正如同行从她身上所看到的许多人所非常欠缺的那种“一股劲头”和她自称的脾气秉性上所蕴藏的“内在驱动力”。

  那么,张雅文将人生写成传奇的“内在驱动力”是什么?读一遍《生命的呐喊》,唏嘘感慨,再读,则掩卷沉思,姑且归纳如下:

  不能安分的心灵。张雅文是女性中的另类,不安分是其性格的核心,其躯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不安分和倔强的,这使她始终不屈服于一次次外力对命运的安排。她小时随父母生活在偏僻的山区,上学是与父亲斗争的结果,她15岁不顾父亲的强烈反对,偷偷弃学,投入冰上竞技,35岁她又萌发作家梦,而她的文学根底几乎为零,无论怎么去看、怎么去想都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而她却偏偏选择了,而且竟然一发不可收拾,放弃了生活、工作上的安逸和宁静,去选择拼搏的生活。用老百姓的话说,张雅文命硬。好在时代成全、支持了她作为女性的不安分,使她不安分的灵魂得以一次次张扬,一次次跃动。

  不甘平庸的理想。和新中国50年代60年代人一样,张雅文人生理想的建立直接受到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的影响,“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段话已经成为这一代人心灵上最娇丽、最壮美的部分。最初她看到的最重要的书就是这部,当时她训练得了重病,住在医院里,她一生的伴侣、奋斗人生的绝对支持者周贺玉先生送给她的。《生命的呐喊》还专门提及四十年前的知心朋友、当时从事滑雪运动后来考上哈工大并成为哈工大教授的韩玉华女士,她们彼此曾,进行了一次人生理想的畅谈,她们互相勉励,“做人要做优秀的人”,对人类要有所贡献,“我们训练那么苦都不怕,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的?”那是一个激情燃烧、富于理想的时代,理想主义是那一代人的特质,多少人都构想一生的轰轰烈烈。张雅文就是那代人的典型代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