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遥望黔南的春天


□ 梦亦非(布依族)

◎ 梦亦非 (布依族)

那时他住在黔南,长江从更北方流过,长江与他没有关系,他就坐在珠江支流的源头上、茶园里。

他总是在正午太阳晒干了露水之后去山上采茶,茶树生长在比村庄更高的坡地上,庄稼地旁,它们在庄稼之间的分界空地种下、生长,自然地野生着,清明前后开始缓慢地冒出青涩的嫩芽。他的后面是高耸入云的苗岭,而前方是莽莽苍苍的山海,白云从头顶悠悠地飘过,刷白了祖母的头发,而他的青春却像刚刚生长出来的茶叶一般,有待时间的开水冲卷。他缓慢地采摘着茶叶,他只喝自己亲手采摘的、祖母亲手采取的茶叶,更多时候他与祖母各自采摘着一树茶,不说话,也不用说话,只在疲倦的时候坐下来喝喝泉水,看那些走过土地的农人们,看那些从低处往高处蔓延上来的绿色,然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当他感觉到祖母的存在,他就会很安心,就像茶让他在躁动的青春里安静下来。

他会在傍晚时分去离村子很远的地方汲来山泉,那要走上很长时间,那道泉水从没有人迹的高山之巅挂下来,弹奏着《流水》之曲,千回百折之后平淡地出现在道路旁。他知道这泉水是为所有路人准备的慰藉和清凉,但只有他知道这道泉水与茶叶是高山流水的知音,没有泉水的茶叶像一个自闭的少年,而没有茶叶的泉水是一个歌唱却寂寞的少女。在他的指间、炉上、壶中、杯里,茶叶与泉水的旷古孤独终于合一为悠长的甘美与清醒。他在黄昏认真地沏茶,沏给友人、家人,或者沏给自己,在茶味的淡去中天色终于暗淡,夜晚就从山顶上黑下来了。

他像一个隐士般默默地走入木楼的大门……

于是,那些远方的诗人把他看成一个隐士,一个生活在魏晋之间的不食人间烟火者。

明月低于山岭,山路盘旋碧溪。诗人说到了他的散步。他总是在春天里频繁地散步。出了那座分布在小山岭之间、被梯田包围着的村子,走上砂石公路往西边而去,经过布谷从树林里送来的鸣声,经过长尾山雀从头顶洒下的惊叫,路过新翻的土地(那泥土的香气持续地飘忽)、石桥、小溪,就到了茶园附近的山岭上。他站在悬崖边的一块巨石上看河谷冲腾的水浪,宛如沏茶时冲起的白色泡沫。他知道那些没有人类污染过的白水,用来沏青青的茶叶,正好是做山中岁月的水镜:一缕一叶,一滴一毫,日子就显得那么高原与那么南方了。江,流到天地之外去,流到他后来居住的珠江尾音中去;山色在有无之间,有与无之间高古的寂寞就如同身后的茶园递过来的气息,淡淡地香,淡淡地苦涩。所以另一个诗人如是怀念他,“在黔南/一个人披发作歌,腹腔中蕴藏的隐隐瘴气/浸蚀着旧年的情事。伸手无法触及/却又无处不在……洞察山中岁月/和水下生活,低矮的木板房/饮下多年前积下的雨水……”(西楚《遥望黔南的孤独——车过独山想起梦亦非》)。

脚下的河谷流成都柳江,流成珠江,最后要流到他数年后怀乡的城市。他就在这个城市的春风里怀想山中茶园,嘴里,遂有了淡淡的青涩之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