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有娜娜的别样生活


□ 女 真

  女 真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现任职辽宁省作家协会创研室。写作小说等多种文体。曾获中国图书奖、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奖等。
  
   老乔带娜娜回家,事先没征求叶青的意见,准确地说,是连声招呼都没跟她打,让叶青非常不爽。养狗是大事,我可能同意,也可能不同意,你事先不通知,程序出了问题。叶青学过行政法,知道只要程序不合法,即便是做好事,你也有错误了,更何况养狗这事本就没什么对错。
  娜娜是狗。一只挺精神的小母狗。种儿好,德国黑贝。两个月,不大点的小玩意儿,肉乎乎的,棕黑色的毛亮光光,看上去营养不错。娜娜来那天是周五,叶青下班没直接回家,跟两个大学同学约好了去登瀛泉吃自助餐、洗澡,外加一个小时的奶浴。空巢了,下一代在外面念书,或者已经结了婚搬出去住,女人们的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年轻时要好的同学重新来往密切。周五叶青不用给老乔做饭。周五老乔晚饭一般不回家吃。成功男人应酬多,周六、周日双休,周五的晚上许多人开始交际、狂欢,玩上半宿一宿是常事,反正第二天可以休息。当然,前提得是有人请你或者你有资格、有能力请别人,同时家里的另一半对你的这种行为能够接受。喝酒、洗澡、打麻将、打牌、K歌,有没有别的名堂天知地知。老乔属于既有人请,自己也请人的那伙儿,叶青对他比较开通,不像有些女人,男人晚上在外面吃饭喝酒,总是忍不住打提醒电话,说出口的是叮嘱男人少喝酒、保重身体,潜意识里有没有监督男人的意思?打电话的人自己清楚吧,呵呵。
  叶青属于基本不打电话的那种女人。她想得很开:社会很复杂,男人也很复杂,如果他在外面真有了什么情况,铁了心想把你换届了,你就是五分钟打一次电话也没用,不如眼睛一闭,眼不见心不烦。他不是还回家吗?不是还把工资卡交给你吗?潇洒够了不是还回家住吗?逢年过节陪你回娘家串门儿孝敬老人,儿子从国外回来看见的是其乐融融的一对父母,你自己想穿什么衣服就买什么,不愿意做饭也可以约了人出去下馆子,人家也给了你充分的自由,生活过得如此滋润,你还时常打电话骚扰人家,不是有违和谐社会的原则吗?女人得知足,还得懂事。叶青自认为是一个知足又懂事的女人。
  回到家已经九点。打开家门,见玄关地上摆了老乔的皮鞋,叶青有些意外。老乔周五如果回家吃饭,一般都会先打电话告诉她。没打电话却回来这么早,这事蹊跷。客厅里灯亮着,老乔坐在沙发上正看晚间新闻,电视声放得极大,听起来咣咣响。岁数大了,耳朵有点背了吧?叶青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声放小,问他:“吃没?”如果他没吃饭,她得给他弄点什么。好几天没买菜了,不知道冰箱里还能不能凑合出来一顿晚饭。老乔回她:“我泡了碗方便面。”老乔也有优点:吃饭不挑,你做什么他都不会说一个不字,好糊弄。当然,只要他说回家吃饭,叶青一般是不糊弄的,尽量把饭菜做得像模像样,既可口又有营养。
  叶青去卧室换家居服出来,见老乔站在卧室门口,变戏法似的,怀里多了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她没有精神准备,吓了一跳,嗔他:“什么?!”
  老乔笑:“娜娜,你闺女!”说完就把怀里的黑东西往叶青跟前送。
  叶青这会儿已经看明白抱在老乔怀里的是狗,心里一哆嗦,眼睛瞪起来:“送走!”
  “我都抱回来了。”
  “抱回来也没用。你根本就没征求我意见!”
  “还不是为了你好,给你做个伴儿啊!”
  “愿意回来你就回来,你没工夫回来陪我,也用不着打发一只狗来。我一个人过得挺好。我受够了,这辈子再不想养狗东西!”
  说完这话,叶青的眼泪掉下来,淌起来没完了。该死的老乔,抱只狗回来惹她,不是无事生非吗?男人怎么这么不理解女人呢?!
  叶青不是不喜欢狗。正因为喜欢,所以她再不想碰老乔怀里的那团黑东西。闹闹失踪之后,任何狗都进不了她的法眼了。八年哪,她把一只软不塌的小狗崽儿养成了人见人爱英俊的拉布拉多犬,给他张罗吃的,只要不出差,天天出去遛他,一个星期给他洗三次澡,用香波把他洗得香喷喷的,毛理得顺顺的,每天下班,她刚进楼道,闹闹就开始在屋里叫,他能听出她的脚步声。用钥匙拧开门,闹闹总是一下子扑过来,跟她撒欢儿,你不跟他玩上半个小时他不会离开你身边。说句难听的话,自从闹闹来家里,她跟老乔说的话还不如跟闹闹说的话多,给老乔做的饭也不如给闹闹张罗的次数多。老乔不在家的日子,儿子出国留学几年不回来一次的日子,是闹闹忠实地陪着她。她上班时脑子里惦记着闹闹,出差在外,办完事赶紧往家里赶,生怕老乔虐待了她的狗儿子。
  所以,有一天当她发现闹闹失踪、再也不回来时,她像热恋中的人突然失去了恋人一样,茶不思、饭不想,看见闹闹的窝就流泪。不能在她面前提狗,跟狗沾边的事儿,提起来她眼泪就扑簌扑簌往下掉。在小区院子里,看见别人遛狗她绕着走。狗通人性,知道怎么勾人的魂儿。叶青的魂儿就让闹闹勾走了,炒菜时不止一次把糖当盐放,老乔气得翻白眼,却不敢抱怨。当初闹闹是他抱回来的,叶青说她家务事太多,没时间也没精力养狗,让他送走。老乔不送,说养狗的事他都包了,收拾狗窝、遛狗、给狗张罗吃食,他都管。叶青心里活动了一下,心想他要是把这些事都管下来,至少回家的次数会多些,不会像以前那样天天晚上在外面潇洒了。如果养狗能把他拴在家里,养养也无妨。男人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虽然抽烟喝酒的把家里搞得很乱,烟气罡罡,也总比在外面你看不见他干什么让人心里踏实。真要是天天带狗出去活动,也算是强迫他锻炼了,比他一晚上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强。想是这么想,她还是没松口。她怕老乔说一套做一套,没长性,最后还是把养狗的事推给她了事。就像他对待儿子乔迁。但因为她反对的态度不太坚决,闹闹就暂时留下了。说好的,是试养。头一个月,老乔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晚上下了班早早回家,给狗洗澡,逗狗玩儿,训练闹闹出门去院子里尿尿、便便,下厨房做各种吃的给闹闹,摸闹闹的口味,做好的吃食居然自己先尝,然后再端给闹闹。俨然一模范父亲的形象。偶尔确实有事回不来,在外面也不放心,给叶青打电话,叮嘱她怎么喂狗。叶青在心里偷偷骂他:儿子小时候你也没这么用心!
分享:
 
摘自:当代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家有娜娜的别样生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