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爱向生活投降


□ 李 嵩

  
  1
  
  我在搬运完最后一根槽钢之后,与往常一样,走进位于和平路72号的小吃店。
  这家小吃店冠着“淡香轻逸”的名号,咋一听,倒有些书卷的气息。当然,这纯粹是店家招揽吃客的花样,除了刺鼻的油烟和悬浮的汗味,找不出半点“淡香”飘逸的感觉。
  我刚落座在临窗的那条油滑的凳子上,就有几只绿头苍蝇,从高空轰鸣着盘旋,最后直插而下,稳稳地泊在一堆残余的肉骨头上。我搭在餐桌上的两只手散发着新鲜的锈气。这股锈气飘荡在各种油腥的气味中,显得格外的特别。一只苍蝇首先察觉到这个秘密,它匍匐着过来,目标直指我右手的中指。
  这正是歇工的时间,民工们三五成群的走进小吃店,光着油腻腻的膀子在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然后,他们打着各种各样简单的手势,大声吆喝着他们想要吃的东西。
  在这种燥热的气氛中经受煎熬,感觉周身的毛孔在一步步的紧缩。我学着民工们的样子,朝着冒着油烟的方向,打了一个沉闷的响指:“一碗加醋的炒面。”
  看着窗外蚂蚁一般的车流,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在脑子里不停地闪动:如果可能的话,一辆车朝着窗口的方向直扑而来,可以想象,我的肉体与灵魂将在刹那间灰飞烟灭,在短暂的惊诧后,没人会在意你的生死,然后,在一群苍蝇的狂舞中,从尘世中得以彻底解脱。
  不过,“美好”的想象最终没有变成现实,自己依然完好地坐在原先的位置上。我不禁哑然一笑: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莫名其妙,不愿苟活的时候,总是盼望着别人来谋杀,却始终没有主动自毙的勇气。
  一位民工脚步蹒跚,摇摇晃晃地靠到我的身边。他红着一副醉脸,嘴里不停地扑着酒气。他看我的时候,双眼已眯成了一条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串夸张而有力的手势就重重地落在我的肩上。他指着我的鼻子大声说:“兄、兄弟!我、我认识你呢!”
  我本能地推开他的双手,脑子里一层云雾,竟一时失语。
  “我、我可以向我爷爷保证,你、你肯定是……是认识我的!”说着,他又将那双脏兮兮的手硬硬地搭了过来。
  我没有再理会,也没有刻意做出什么躲避的动作。那位酒醉的民工在屡戏不成之后,只好操了几遍娘就走了。
  窗外,喧闹嘈杂的车流近乎癫狂地绞扎着我纷乱的思绪……
  我在耐心地等着那碗蜡色的炒面——我甚至幻想着,那碗泛着油沫的炒面依然还是那么的清香,而且,依然是由璇子端到我面前的——我把脸朝向了窗外。
  
  2
  
  我从贫穷偏远的乡村走出来,已碌碌无为地在这座城市里虚晃了三年。
  三年前,揣着那份毫无用处的大专文凭,我无法静心守着那几亩贫瘠的土地。离家的时候,母亲站在村口含着眼泪目送我很远。父亲没有,他像往常一样,扛着那把已磨得锃亮的锄头去了地里。我站在山顶的时候,母亲孱弱的身影已萎缩成一点,山谷里回荡着锄头与石头撞击的声音,响声清脆而空灵——当然,也夹杂着父亲无奈和凄楚的叹息。我的心一阵撕痛,但前移的脚步依旧决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江门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江门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