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寅恪的序文


□ 张旭东

  陈寅恪先生一生为他人作序共十四篇。陈先生学术以外的文字极少,仅《寒柳堂记梦稿》几篇而已,为他人作序,成为自己思想表达的方式。这些序引往往不严守本书而逸于书外,其所论荦荦大者,又无不与本书关合,既不离学术本身,又呈现思想的张力和精神的力量。晚辈唐突,称之为“书外之序”。
  一九四二年作《杨树达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续稿序》,因故不能用,杨氏请求移作《积微居金文说》序,可以见出这个特点。而余嘉锡、沈兼士序,密关本书,则恐不能作如此变动。一九五二年杨氏《丛稿》与《续稿》合并,余、沈二位细密而谈者得以保留,陈先生之序被指为“立场有问题”而被拆去,陈氏言“贱名不得附尊作以传,诚为不幸;然拙序语意迂腐,将来恐有累大著,今删去之,亦未始非不幸也”,拆去缘由又全在“书外”二字。
  一九三四年,陈寅恪受王静安之弟王哲安先生嘱托,以晚辈身份为年长十三岁的王静安《遗书》作序,对静安先生评价平正不颇,三点归纳成为不刊之论。而于序尾言:“寅恪以谓古今中外志士仁人,往往憔悴忧伤,继之以死。其所伤之事,所死之故,不止局于一时间一地域而已。盖别有超越时间地域之理性存焉。而此超越时间地域之理性,必非其同时间同地域之众人所能共喻。”所言之意不甚明,却似有“奇哀遗恨”溢于言表。太史公作《屈原贾谊列传》,后人就有“此非二人之传,乃三人之传也”的感叹,今观陈先生此序,亦如是。
  一九三九年所作《刘叔雅庄子补正序》将“今日治先秦子史之学著书名世者”比作金圣叹注水浒,改窜旧文,多任己意;而刘文典著《庄子补正》“虽能确证其有所脱,然无书本可依者则不之补;虽能确证其有所误,然不详其所以致误之由者则不之正”,“可谓天下之至慎”。 却明明有赞刘氏“能守旧义”之意。
  到了一九四二年终于写出《陈垣明季滇黔佛教考序》,成为绝世雄文。其云:
  昔晋永嘉之乱,支愍度始欲过江,欲一伧道人为侣。谋曰,用旧意往江东,恐不办得食,便共立心无义。既而此道人不成渡,愍度果讲义积年。后此道人寄语愍度云,心无义那可立,治此计,权救饥耳。无为遂负如来也。忆丁丑之秋,寅恪别先生于燕京,及抵长沙,而金陵瓦解。乃驰苍梧瘴海,转徙于滇池洱海之区,亦将三岁矣。此三岁中,天下之变无穷。先生讲学著书于东北风尘之际,寅恪入城乞食于西南天地之间,南北相望,幸俱未树新意,以负如来。今先生是书刊印将毕,寅恪不获躬执校雠之役于景山北海之旁,谨远自万里海山之外,寄以序言,借告并世之喜读是书者。
  著《滇黔佛教考》的留在北京的辅仁大学,为其作序的恰恰漂泊在滇黔边域。所言伧道人并非道人,乃是和尚;道士当时反称作先生。伧,南人蔑称北人。然而此段所表彰者并非支愍度,而是伧道人。二人商量东渡,恐在江东传佛教正义传不开,故立“心无义”,曲学阿世,以求糊口。此典讽世态、正人心,其意甚明,而其言无疑已逸出书外。逸出书外的序言,历经半个多世纪以后,一个字一个字仿佛站了起来,韩吏部“字向纸上皆轩昂”此之谓也。“幸俱未树新义以负如来”成一世名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