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朝瑞


□ 陈巨锁

  朝瑞去世已经三年了。在这三年中,我总想把他忘掉,却总是忘不掉,他时常走人我的梦中,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有时恍惚觉得他还在画室中不停地挥毫写字、作画。他走了,这无情的事实,却抹不去我心中的错觉。最难忘的日子,当是2008年的5月1日,这是他的忌日。

  当时我和妻子,还有老同学亢佐田,还有文友焦如意,正在庐山游览。5月1日上午,在牯岭街漫步时,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王朝瑞病危,正在医院抢救。这消息令我震惊,遂即跌坐在路边的矮栏上,妻子见状,问我:“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只吐出了三个字:“朝瑞他……”便哽噎了,不禁潸然泪下。佐田也震惊了,也只吐出六个字:“怎么会这么快?”接着是半晌的沉默,谁也不再说一句话。后来焦如意过来搀扶我,我推开他,慢慢地站了起来,在牯岭漫无目的地行走,对面杂花丛树,俊男靓女,全然不见,眼前只是一片茫然。到下午,又接到电话,知道朝瑞已经走完了他还不到70岁的人生旅途。当晚,你会想到,那是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辗转反侧,怎么也不能认定他确已走了。

  我和朝瑞是大学五年的同窗学友,他的体质在同班同学中,是最为结实的一个。他说他的伯父(或叔父)不曾有子嗣,后来便过继其下,家中自然十分痦爱,到11岁时,还吃母乳;在大学时,他的饭量很大,他的身体能不结实嘛。没想到,四五年前,他得了一场病,曾在北京、太原住院,我到医院探望他,他笑笑说,无大碍,再过些时日,就要出院。果然,他不久出院了,他没说生的是何种病,我也不曾问及。我只知道他有糖尿病,因为我们外出采风或参加笔会,午饭前,他自己总会注射一支胰岛素。2007年夏秋间,我到太原,顺便到山西画院看望他,见他虽然有点消瘦,精神却很好,正在整理他的太行写生稿,以六尺宣整幅进行创作,见我来了,放下手中的画笔,漫谈起太行山深处的种种景致和佳色。快到中午了,他邀请我和同行另外两位文友进餐。走进离画院不远的一家餐馆,落座在一处比较僻静的雅座里,我们不要生猛海鲜,也不要大鱼大肉,只点了几样鲜活的蔬菜、豆腐什么的,朝瑞是文水人,还有他最爱的晋中面食。打开一瓶红葡萄酒,他却以茶代酒,劝我们多喝点,说多喝干红,对身体有好处。这大约是他请我在小范围内“最后的晚餐”了。

  2008年春节期间,我打电话给朝瑞,家中无人接听,又转而问讯佐田,佐田说,朝瑞年前搬进了丽华苑新居,在搬家中,因挪动重物,扭了腰,听说住院医治。我想这算不得什么病,休息一段时间便会康复。4月24日,我到太原参加《定襄县书画名家作品展》开幕式,在展厅遇到林鹏先生,他小声地告诉我:“朝瑞病了,很严重,他和他的家人都不知道是什么病,是医院的领导告诉我的。你要带去看看他。”这消息,有点意外,当日午饭后,我便去他的住处,敲门无人应答,打电话,无人接听,向亢佐田、王学辉打听,说前几日还在家中,或许是到子女家去小住了。没能见到朝瑞,心中总是忐忑不安。没过几日,我在庐山,接到的竟是朝瑞辞世的噩耗,能不让人悲痛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